丛½é’å¹´ç½

冰点

首页 >> è½’­å› >> æ­£æ–‡

一群年轻人决定告别三分之二的胃

发ç时间ï¼2020-12-18 11:24:02 æ¥æºï¼ ä¸›½é’年报å户ç

在住院部,病人互相结识,一起等待手最

  丁蕊ç”10年时间,ä»160斤长åˆ280斤ã€

  她一顿能å4丱‰å ¡ï¼Œç”¨ç›†åƒæ„å¤§åˆ©é¼Œä¸€ä¸ººåƒè¿‡7小时的自助é。她出门要开两扇闼ŒåŽ»ä¸Šæµ·é‡‘茂大åŽ88层的室å玻璃栈道,刚挈°é—¨å£å°±è保安叽ã€‚在欹è°·ï¼Œå¥¹çŽ©è¿‡å±±è½¦ï¼Œç³»ä¸ä¸Šå®‰å…¨æ‰£ï¼Œè劝退,她气不过,轤´åŽ»ä¹°æ£‰èŠ±ç³–安抚自己,最后只能一圈圈坐旋轜¨é©€

  她当过å游,åæ•°æ—¶é—´åªåœ¨è½¦ä¸Šâ€œè§£è¯´â€é•¿åŸŽï¼Œå¥¹çˆ¬ä¸åŠ¨é•¿åŸŽã€

  她从小有哖˜ï¼Œä»¥å‰æ¢å­£æ—¶æ‰ä¼šå‘病,超è¿250斤后,她的发病é率å长到每月一次。一回,她的哖˜åˆçŠ¯äº†ï¼Œåœ¨åŒ»é™¢æ ‡å‡†å¤§å°çš„è½å¯¹å¥¹å¤°ï¼Œå¥¹å¡åœ¨è½é‡Œå–˜å¾—更厉å了。è推到ICU时,她的血氧饱和度已降åˆ70%多,属于极度危险,可还得等——医院凑é½6且·æ€§åŒ»æŠ¤äººå‘˜ï¼Œæ‰å°†å¥¹æŠ¬ä¸ŠåºŠã€

  她糖尿病严重,肚子、胳膊、脖子的肉太多,胰岛素针头全都推不进去,參½åƒé™ç³–药ã€

  她甚至è想过,å果自己突然去世,场面会同样难堀”—没人抬得动她ã€

  最终,丁蕊选择切掉臷±ä¸‰åˆ†ä¹‹äºŒçš„胃ã€

  1

  走进减重丿ƒçš„诊室时,贾宇用了“救命”两中—ã€

  他的体重突破äº400斤,几乎走不动路了,但他决定走一趟å他来说最远的跼šä»Žå†…蒙古前往北京看诊ã€

  在北亼Œä»–住在医院å面的宾é,æ行去门诊的路上停了四五æ,他èµ5分钟æ­5分钟,在驷¯ä¸Šå°±é ç€å¢™ï¼Œåœ¨æ¥¼æ¢—´é‡Œç›´æŽ¥å¸­åœ°è€Œåï¼Œå–˜å¾—“和刺º100米冲刺完巸å¤šâ€ã€

  他一è·ä¹¦éƒ½æ˜­é‡Œâ€œå¨ä½æœ€å¤§çš„”。在大å,每次è前,他骑着电动车从人群丽°è½°è€Œè¿‡ã€‚穿鞋他得弯着腰,用双手把脚搬到æ子上系鞋带。就连刷牙、洗脸,他也会累得出汗,ç«5分钟就腰疼ã€

  每天躺下,他会有种“è人掐着上不来气”的感è,一晚上憋醒好几次。å晚,他è跑六七æ厕所,åæ ¡å舍是统一的上床下桌,爸Šçˆ¸‹è®©ä»–筋疲力çã€

  每天起床逼近不ˆ12点,常错过早课,他整天在“半昏迷状态”ã€

  丗¥å‹å¥½åŒ»é™¢æ™ç§‘代谢减重中心主任孟化越来越忙,以前来切胃的住院å300张封顶,等待切胃床位的患者从300人上升到1000人ã€

  他è过形形色色的肥胖患者,当体重上升到一定数值后,并发症会接连而来ã€

  有人出差背着呼吸机;有人从医院停车场走到诊å歇了4次,一进门就瘫倒在墙è;一位患者出è¿3次交通事故,原因都是开车时睡着了。有女性因肥胖患å囊卵巢综合征,有çš20年里,只有服草èƒ½æ¥æœˆç»ï¼Œä¹Ÿæœ‰çš„很久不来月经,一来就持续50多天ã€

  世卫组织曾è告,超重和肥胖已昅¨çƒå¼•èµ·æ亡的笺”大é验,全球每年有至å°280万人因胖致æ。英国牛津大学研究人员在国际权威杂志《柳叶刀》发文,15年的体重调查数据发现,BMI体重指数大于40的肥胖者比正常体重的人平均少活10å¹´ã€

  “肥胖是万病的上游”,孟化强调。它会带来一系列并发症,心脑血管病、糖尿病等。一位并发症严重的患者形容:“肥胖就昺«ä½“的零件朝¥æ˜½¿è½¦çš„配置,但非得强开辆卡车,能不坏吗?â€

  即使如æ,仍有很多患者意识不到肥胖的风险。不少人走进门诊时坚信自己没病,所有的不舒服“只昛 ä¸ºèƒ–”。可有ä¸€æ£€æŸ¥ï¼ŒæŠ¥å‘Šå•ä¸€å †ä¸Šä¸Šä¸‹ä¸‹çš„箤´ã€

  司æ˜¯ä¸€ä¸€œèƒ–子”都需要做切胃手术。中国疾病é防控制中心曾发布《中国成人超重和肥胖症é防控制指南》,BMI达到28以上为肥胖ã€

  孟化“刀下留胃”有严格的指标,BMI 值达åˆ27.5伴有糖尿病的患者能实施切胃手术;BMI 值高äº32.5且有糖尿病的患者,首选的治疗方æ昈‡èƒƒæ‰‹æœ€‚而BMI37.5以上的患者,有没有糖尿病,都叻¥åˆ‡èƒƒå¹²é体重ã€

  丛½çš„è…°å›´æ在变粗。早åœ2016年,《柳叶刀》就已发表研究报告,丛½ä¸€å…±æœ‰çº9000万肥胖者,其中1200万属于重度肥胖,位居全球榜éã€

  孟化的短视é科普平台,每天收到上百条私信。他的门诊结束比刚„科å晚一两个小时。据统èï¼2019年,丛½æœ‰è¶…1万人选择切胃手术。现圼Œçº¦æœ‰100多å医院开展切胃手最

  孟化接触过最极ç的患者,昸€ä½è¿‘400斤的34岁男子,他犹豥½å‡ å¹´ï¼Œä½äº†é™¢åˆæºœèµ°ï¼Œå¯„希望于“自己再减减”。只过了半年,他再æ来到医院,直接è拉去急诊,因为重度心衰æ在了手术前ã€

  2

  减重丿ƒç®—是丗¥å‹å¥½åŒ»é™¢æœ€ç‰¹æ®Šçš„一ä¸å®¤äº†ã€

  这里的硬件都比较“豪放”,最初,门诊的秤參½ç§°ä¸Šé™400斤,后来,又搝¥ä¸€å°ä¸Šé™700斤的。运送患者的移动床最高载é‡630斤。病号服、è压è的气囊和袖带、弹力è都是定制的加大号ã€

  在窄小的走廊,肥胖人群真的“擦肩”而过。这里没有“æ视”,陌生的患者当场拉徿¡ç¾¤ã€‚体重这丹³æ—¥é‡Œè¦åƒæ–¹ç™¾è®¡å›žé¿çš„数字,可以è轻松说出——å数情况下,自己不会是最胖的ã€

  大å分享着胖的囧和痛。有人去朋友家里,一不小心坐碎了驡¶åžœˆã€‚有人做CT时两手不举高并拢,就有è卡住的é险ã€

  有人说一次出巼Œç«™è¿›æµ´ç¼¸ï¼Œå’•å’šä¸€å£°ï¼Œæµ´ç¼¸æ²‰ä¸‹åŽ»äº†ã€‚她下蹲困难,坐不了柔软的沙发。她说,一次做阑尾手术,开刀医生找不到阑尾,叾—再开腹。因为肥胖,她的阑尾藏在胃的后面,手朜¨å¥¹è…¹éƒ¨ç•™ä¸20多厘米的疤痕ã€

  那些细微的痛,只有在这里才能袐†è§£ã€‚比如,坐火车,得买下铺。买机票,得看é机型号。开车,方向盘会顶到肚子,踩油门和刹车总慢半拍——两条腿会擦到。好不å易看到带着一长串X的大码衣服,想还价,对方呛他:“舍得吃不舍得穿!â€

  脂肪把他仸€ç‚¹ç‚¹å›°ä½ã€

  章æ诚做IT,他负责的工程è登高,勘查楼里的网线、电线。他没法çˆå­ï¼Œåƒ½éº»çƒ¦åˆººã€‚越来越胖之后,他的活动空间越缩越小,工作的范围也收窄了。后来,他只能向轻¶æ–¹å‘靠拢,从零åèµ·ã€

  丁蕊曾在北京西直门工作,é‚3座标志性的子弹型高楼是她的噩梦,公司在20层,她必须在早晨5æ—30分出发,才能保证不迟到ã€

  一次,电æ维修,只åˆ16层。她扶着扶手慢慢çˆ4层,一次æ袺ºç”©åœ¨èºŽã€‚一贏å‰30分钟到的她,进门时只剩几分钟就è迟到了ã€

  她感觉自己的记忆力也在快速衰退,脾气变巺†ã€‚“身体改变了心理,心理又改变了生理,进入恶性循玀‚â€

  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次乘飞机。她把安全带抻到最长,还是系不上。丁蕊只能叫来空姐,对方拿来延长带接上,é—解决了,但她心里打了结ã€

  她的座位在é机的最后一排。几乎全程,她一动不动地坐着。那æ˜ä¸€æ¬¡ï¼Œâ€œæˆ‘终于知道了很多事情的缘由,都昛 ä¸ºèƒ–”ã€

  3

  严格来è,这不是一台å杂的手术。孟化会在患者的腹部æ‰3中”,在腹腔镜下,沿着胃的小弯侧,比量出è子的形状,画线定点,切掉大弯ä¾70%的胃,再进è缝合。简单地说,近乎半圆的胃变成了细长的香蕉彀

  不过,这并不意味着手术没有风险。事实是,给越胖的人切胃手术越危险:肥胖带来血压、è氧异常,患者随时有呼吸暂停的é险,一旦出血,很參½ç›´æŽ¥æ­»äº¡ã€

  经孟化手最重的一位患者,500多斤。他腹压高,脂肪流动性强,孟化用纱布分开他的脏器和脂肼Œå»–的脏器都袄‚è‚Œ¤åŽ‹ç€ï¼Œç•™ç»™æ‰‹æœš„操作空间很小ã€

  这也昻–切过最大的胃。普通患者只要在肚脐开15毱³çš„刀,那天,他把刀口延长了四分之一,才把男子切掉的胃揪出来。胃撑大了,胃å相应地也会å厚。探进去的器械握在手里,“像根æ儿,动不了”,器æ有è“撅折”的风险。一场“重量级”的手术下来,他会累得满头大汗ã€

孟化(右一)在做切胃手最

  肥胖昔±ç»¼åˆå› ç´ å¯¼è‡´çš„,有遗传因素。有一家三口:女儿、å妈、å妈的妹å都曾躺在孟化的刀下,还有表兄妹从两地约好一起入陀

  不过,所有的患者几乎都爱吃。有人æ餐吃得少,但零é一点没少。有人进食量不大,但都是高油高糖的“能量炸弹”。有人几乎不喝白开水,碳酸饖™è®ºæ¡¶ä¹°ã€‚有人不爱油炸,也不点å卖,唋¬å¯¹ä¸»é£Ÿæƒ…有独钟ã€

  叇è‚¥ä¸æ˜ƒ³å‡å°±èƒ½å‡ã€‚孟化团队的营养师王喆解释,一些初患糖尿病的人或糖尿病前期人群,胰岛素分泌量大,但躽“没法正常利用,大脑总产生饥饿的错è,é欲更旺盛。æ外,肥胖的原因还有恶性减肥破坏了基ç代谢、饮食不均衡、产能营养素比例不均等ã€

  贾宇的饿“已经成了一种习惀ã€‚ä»–çš„å卖从早饭订到夜å,一天四到五次。早餐两笼包子、两碗粥,中午大盘鸡或鱼,配两ç米饭,晚上重复中午的配置,å里再加一两份夜å。有时候,一顿饭他会点两三å店铺的é品,五六十元打底。他几乎所有的花费都在吃上。上大å时,每月伙é费超è¿4000元ã€

  贾宇说,一些时候,肚子里明明不空,臷±è¿˜æ˜¯å¾ˆæƒ³è®¢é¥­ã€‚“好像大脑发来一丶ˆæ¼Œä½ è有æ望了,去订å卖吧。â€

  一位中年女å£ä¸ä½å˜´ï¼Œæ‹…心切胃后è告别无限量的é¥ï¼Œå¥¹å‘孟化å求“既能吃又能瘦”的方法。孟化开玩笑,“可以给胃做丰æ‹‰é“¾ï¼Œä¸¤å¹´åˆ‡ä¸€æ®µâ€ã€

  “è状胃切除手术昈‡æŽ70%的胃,减æŽ70%的é外体重。”孟化告诉患者,“å果还昸åœåœ°åƒï¼Œèƒƒä¹Ÿåƒ½å†ä¸€æ¬¡è撑大,不能只想我今¨ï¼Œä½ ä¸åŠ¨ã€‚â€

  孟化门诊见过最大的BMI已逼近80ã€

  在胖人的世界里,管住嘴是天大的难题。有患者入院时,背来一兜子水果。不少人会给臷±å®‰æŽ’有å¤§é。来北京看诊的å地患者,背着行李的同时还揣着一份“必吃清单”,从涮羊肉到烤鸌¨ä¸®‰æŽ’一遍。即使查房é繁,有人还是在住院期间偷吃,在病房里逛一圈能闻到麻辣香锅味儿。有人口口声声喊着减肥,但早é还习惀§åœ°è®º†æ²¹æ¡ã€

  按孟化的经验,空虚状态下,人的胃和拳头差不å大,但吃撑时能像气球一样吹起来。经过他手切下的那些胃,看上去与晀šäººçš„并没什么不同ã€

  “肥胖者更昂£è€,不是简单的没有意志力。”孟化表示,想吃饒Œä½“内的激素密切相关,肥胖人群的饥饿素分泌比普通人多,刺激下丘脑产生饥饿的感è,å果不吃,æ˜å’Œè‡ªå·±çš„饥饿素一直斗争的,还会有低è糖、面色苍白、手抖、脾气暴躁等外在表达ã€

  4

  增厚不只昃ƒå£ï¼Œè¿˜æœ‰æ— å½¢çš„åã€

  贾宇一è·äººèµ·å¤–号离不开“猪”。高丗¶ï¼Œã€Šè¥¿æ¸¸é™é­”篇》上映,他又袛´æ–°äº†ç§°å‘¼â€œçŒªåˆšé”。他没有反驳,“真的习惺†â€ã€‚å数时候,没有å¤äººè住他的名字,但不少人都知道“这里有七–子”ã€

  每æ出现新的绰号,他还是会跟着失落一回。别人冲着他è话,喊他外号,他偶尔也会应一声。他已经丢掉了自信,參½ä¸æ–­å‘Šè¯‰è‡·±ï¼Œâ€œæœ€èµ·ç æˆ‘很善良”ã€

  一ä½390斤的男士不喜欢è人问衣服尺码,“我穿XXXX…â€L”,诀Ÿé応°è¯´å®Œä¸€ä¸²å„¿åŽå†è¡¥ä¸€å¥ï¼Œâ€œä½ è‡·±æ•°å§â€ã€

  丁蕊一跚„昵称,从来没有“小”,叜‰â€œå¤§â€ï¼Œå¤§ä¸ã€å¤§ç™½ã€‚后来她安抚臷±ï¼Œè叀œå¤§ç™½â€ï¼Œæœ¿…昛 ä¸ºâ€œå¤§â€ï¼ŒåŠŠ›å¾€â€œç™½â€ä¸Šæ‹ã€

  小时候她想当模特,喜欢做主持、跳舞,但体重突ç 200斤后,体重与梦想成反比了ã€

  机会来时,她參½çœ‹ç€å®ƒä»¬ä¸€ä¸¸ªæºœèµ°ã€‚她参加过英文歌曲演唱、演讲比赛,每到几个水平相似的人一起è逐,她准会è率先淘汰,原因å半是胖,史¡äººæ˜Žè¯´ã€‚后来,她养成“自我å核”的习惯,入选可能性不大就干脆放弃报名ã€

  她的朋友圈很寡淡,鲜见的臋ç…§é‡Œï¼Œå¥¹éƒ½æ‹¿ä¸œè¥¿æŒ¡ä½è‡·±ã€

  37岁之前,她只交过一且·æœ‹å‹ã€‚ä»–ä»›¾æ˜ŒçŒå­¦ï¼Œæ˜­é‡Œç”·å¥³æœ€èƒ–的——在同å眼里,“胖子就该找胖子”,将他什œç»„了CP”。两人能共享一条裤子,穿一码鞋。男生事业小有所成后和她分手,下一任女朋友比丁蕊瘦,看起来更年轻ã€

  跨过180斤以后,没男生追过她。她有过一见钟情,但和对方总æ步于朋友。差不å10年,丁蕊没进入过情侣关系ã€

  她清楚,没人会主动看上自己,“就算å方暂时答应了,以我当下的躝æˆ–是躽“状况也没法承诺未来,进è不了健康的相处。â€

  她越发敏感,有人夸她脸小,她会想,深层的意思可能是说身体太胖。一次,她和人吵架,势均力敌甚至占了上é,å方蹦出一句“你就是七–子”,丁蕊泄了气。她想打对方一顿,忍住了,因为“这句话其实æ˜çš„”ã€

  她做了教师,下属或å生å她的评价也总有一œä½†â€å­—。比如,老师好胖但好又±ï¼›è€å¸ˆå¥½å£®ä½†å¥½åŽ‰å。“形容你的词总和外表挂钩,而不昍•çº”¨å†…涵去评判。â€

  因为胖,她在集体里也昐žç¬‘人设,用于烘托气氛。玩游戏时,人们会自然地拿她的身材调侃。她选择先自黑,这是她找到的相å平衡的出口,既è臷±æœ‰å­˜åœ¨æ„Ÿï¼Œä¹Ÿä¸è‡³äºŽå¤ªéš¾å ªã€

  一起聚餐,她总吃得比刺ºå¤šã€‚她会å花一点钱,但挡不住同伴“无恶意”地吐槽,“和你一起吃,我仰¸è¿œä¹Ÿåƒä¸é¥±â€ã€

  跟朋友逛è买衣服,她坐在远处è望,反æ买不着ã€

  丁蕊承è,自己丢失了很å东西。在澳洲生活时,父母很少和她打è频电话ã€3年后回国,她又胖äº70斤,在机场父亲没认出她,直到她走上前叺†å£°â€œçˆ¸â€ï¼Œå¯¹æ–¹æ‰å›žè¿‡ç来,淡淡说了句,走吧ã€

  家人的表达是小心翼翼的,以前的四菜一汤换成一两个素菜。她冲父母发过不少脾气,一些小事常能激起她的愤怒ã€

  和å生、å长的笸€æ¬¡è靼Œæƒ³ç•™ä¸‹æ·±åˆ»çš„印象,她会在臷±çš„体重上做文章。比如,“å果小朋友摔倒,我可以接得住你”“虽然我很胖,但我很柔软”。她的名字不容易è¢ä½ï¼Œæ€»è称为“那位胖胖的老师”ã€

  ç‹çš„时刻,无数ä¸æ™šï¼Œå¥¹ä¼šæƒ…不è‡åœ°æƒ³åˆ°ä½“重引发的种çé—。这昲¡æ³•å…¬å¼€åˆ†äº«çš„隐痛ã€

  她发现自己的交际圈变窄,性格越来越暴躁,人也从积极向上变成了臷±æœ€ä¸å–œæ¬¢çš„样子,总是处在极ç的状态,“不昻‘就是白”ã€

  她è,自己做过一丢¦ã€‚她胖胖的身体è劈开,瘦小的她从皛Šä¸’»å‡ºï¼Œç©¿è¿›é—¨ç¼åˆé’»è¿‡é—¨åº•ã€‚她说,那是她å瘦感知最清晰的一次,尽ç那是在梦里ã€

  现实里,她沉浸在网络的世界里。在游戏丼Œå¥¹æœ‰å¾ˆå关系不错的队友。è音连麦时,没人在意屏幕那头的人胖不胖ã€

  在游戏里,她玩轻盈的角色,比如,玩电子游戏里的法师。那昸€ä¸˜¦ç˜¦çš„仙女,动作快的时候有飞的感è,使用招数像在跳舞ã€

  250斤之后,她的手指不å灵活,手速也慼Œåä¹…了腰痛,要换丧¿åŠ¿èººä¸‹ã€‚后来,她的操作越来越差,è人喷过“猪队友”,她也扔下了游戏ã€

  她è那时臷±ä»Žä¸ä¸»åŠ¨æŽ¥è§¦äººï¼Œåœ¨äººç¾¤ä¸­æ²¡æ‰®æ¼”过他人想è认识的è色,没人凩ºæŠ›æ¥æ©„æ枝,叒Œå¥¹åœ¨å·¥ä½œé‡Œå°±äº‹è事ã€

  贾宇也是,一直没有成为别人期望的那ç人。因为胖,他从小一直自卑,出门“回头率比美女高”,一些指指点点在背地里,也有的直戺†å½“。他没愤怒过,更多的感受显žè€»ã€

  他会尽量避免去人多的地方,必须出现的充±åœºåˆï¼Œå°±æŒˆ°è§’落。他习惯了抑郁、焦虑的情绪。最严重的时期,搁置掉大学的课业,他每天泡在网吧,饿了就点å卖,看到同å会闪开,尽量不迈进学校ã€

  事实上,这些年来,孟化接触的肥胖患者不少伴有心理问题ã€

  一位患者名叀œæ¨å¸†â€ï¼Œå­ŸåŒ–夸她的名字有扸†è¿œèˆªçš„意味,对方苦笑着回应,“早已起不动舺†â€ã€

  后来,摸索出一套自我安慰的法子:我还会有别的工作,没事;我考过16丯ä¹¦ï¼Œæ²¡äº‹ã€

  大吃一顿是最简单的释放压力方式。她越吃越快,一顿饭的时间从半个小时,到10分钟ã€5分钟。她食æ越来越好,一餐麻辣é锅从四五十元钱吃åˆ100元以上。后来,吃得更å,饿得更忀

  仿佛一丁¶æ€§å¾ªçŽ¼šè¶Šèƒ–,人生越受挤压,会越想吃,之后越吃越胖,也就越不想动。“进入那丂¹ä¹‹åŽï¼Œå¥½åƒæ€Žä¹ˆåšéƒ½ä¸€æ ·ã€‚â€

丁蕊手术前后。鲁å†/æ‘

  5

  在减重中心门诊,前来就诊的患者几乎都昍Šä¸‡è‚¥ä¸“家,试过很å烗¨çš„、冷门的方法,不过,很å人费尽全力减下的几十斤很忈å€åå¼¹ã€‚比如,“减æŽ50斤又胖了50兖¤â€â€œèŠ±ä¸¤ä¸ªæœˆç˜¦ä¸40斤,弹回来只用了一东ˆâ€ã€

  陈梦妚„膝盖负荷不了她的躽“,跑步没几分钟膝盖就疼。她办过不少健身卡,最后基朏ªåŽ»æ´—了个澡。她想转向游泳,但几乎所有的泳池都只有窄窄的梭ï¼Œä»Žæ°´é‡Œèµ·èº«äººæ›´é‡ï¼Œæ›´åˆ«æ300多斤的她,她害怕一脚把梭è¸©åž®ã€

  有患者打趣,“这些年花在减肥上的钱能在北亸‰çŽ†…买间一居å了”。“肉肉就跟海绵似的,我们费劲地把水挤出去了,åå†è½»è½»ä¸€å¸æ°´ï¼Œå˜­ï¼Œå¼¹å›žæ¥äº†ã€‚â€

  很å男患者在医生面前都会说:“我以前,才110斤。”医生笑:哪一七–子不昻Ž110斤的瘦子长起来的呀

  不得已,才走到切胃这一步ã€

  戇³ç›‰ï¼Œå­ŸåŒ–已做了çº4000例切胃手朼Œè¿žç»­3500多例没有切缘出è、æ阻和渗漏。“就像水桶原理,切胃昂¥èƒ–者减重的相关体系里相对最安全的”ã€

  “肥胖其实是时代病。”孟化总结。å今,人们出门有车代æ,工作能在å完成,零食和饖™éšå«éšåˆ°ï¼ŒèŒä¸šä¹Ÿå¯¹èº«æå了å容度。孟化è得,他的不少患者都昇ªç”±èŒä¸šï¼Œæœ‰äººè¿˜æ˜¯å–大码女装的网店店主ã€

  肥胖人群的è念æ在悄然变化,前来减重的年轻人越来越å了:æœ22岁的女生,也有å长带着十六七岁的å子前来。《大华北减重与代谢手朸´åºŠèµ„料数捺“2019年度报告》也指出,在接受减重手术的人群里,女性占比超过七成,年龄丽æ•°ä¸º31岁ã€

  有人改变不了生活方式,那就痛忔¹å˜è‡ªå·±çš„胃。前不久,前经纪人杨天真在其社交平台上分亁šåˆ‡èƒƒæ‰‹æœ¯çš„经历。在工作上,她可以自信地说出,没什么事情搞不定,但她也坦然承è减肥就是臷±çš„短板。在做不到的事情上,她果斀‰æ‹©æ”¾å¼ƒã€

  也有类似的患者跨入孟化的诊å。一位微胖的女士工作紧凑,ç不开应酬,没多余的时间分给锻炼,她å改变生活方式不抱期望,但她想瘦ã€

  有时候,滋生躝ç„¦è™‘的是整个社会。有网友表示,自己的BMI21.5,但体重秤的App里显示她“过于肥胖”。有人BMI22,但在商场的品牌女è里,越来越难买到合适的尺码ã€

  这些年,孟化也目睹过不少体重挺标准的患者前来,最瘦的女å叜‰90多斤,还想减掉二三十斤。他好èæ­¹è推走了这些病人ã€

  一些时候,诊å里的气氛明‹æŠ‘而紧张的ã€90斤的母亲带着200斤的女儿。父母拉æ400斤的儿子,有年轻人厌倦了肥胖,执意手朼Œä½†å人è为还远不到切胃那一步ã€

  孟化很少做那种“父母è其减肥,但自己没有强烈意愿”的病人。他已经预料到结局——减重的效果会很巀

孟化和等待手朚„患者。鲁å†/æ‘

  6

  在中日友好医陼Œå‡é‡ä¸¿ƒè¿˜å¾ˆå¹´è½»ã€‚去年,他们才拥有了专ç病房ã€

  孟化笸€æ¬¡æŽ¥è§¦åˆ‡èƒƒæ‰‹æœ¼Œå·¸å¤šæ˜¯åå¹´å‰ã€‚那时,国际、国内的减重代谢外ç指南,表明切胃可以治疗糖尿病ã€

  他想到自己的姑父ï¼70多岁的老人做了胃癌手术,虽然切除范围不同,但消化道重建的原理类似。当时老人也曾逼近200斤,颈æ病严重,爥¼å°±å–˜ï¼Œè„‘ä¾›è不足还有高è压,三天两头找他看病。手朅­ä¸ƒå¹´åŽï¼Œå¯¹æ–¹çš„体重掉äº50斤,再没找过他ã€

  后来,他兼€ä»Žç¤¾ä¼šä¸Šæ‹›å‹Ÿç¬¸€æ‰¹åšåˆ‡èƒƒæ‰‹æœ¯çš„患者,主è针å患有严重糖尿病的肥胖患者。没人报名,他只能“杀熟”,找来糖尿病严重还患有白内障的朋友,看到å方术后恢复良好,手里的病例才开始一例例叠加ã€

  如今,需要切胃的等待床位的患者突ç 1000人。他连国际部的特需门诊也一号难求ã€

  接触减重手术前,孟化主攻胃癌,沉重的故事å¤äº†ã€

  在减重中心,“病人是沉重地来,轻松地走。â€

  朐Žä¸¤å¹´ï¼Œä¸è•Šçš„体重稳定åœ130斤。她穿修躚„米白色长裙,裹淡紉²å›´å·¾ï¼Œå¾ˆå¤šäººå¤¸å¥¹ç˜¦ã€

  这是她没吿‡çš„词。逛è时,她穿得下所有衣服,服务员å承她“穿什么都好看”。她知道明¨é”€çš„åè·¼Œè¿˜æ˜¯ä¼šæš—å–œã€

  她一为ºå†²åˆ°æ¬¹è°·ï¼ŒæŠŠæ‰€æœ‰é¡¹ç›Ž©äº†ä¸€éã€‚ç一丙»ä¸Šå¤ªé˜³ç车,躾¹çš„游客闭着眼喊叼Œå¥¹å¤§ç¬‘着睁大眼睛ã€

  她的肺活量å加了,成了健躈¿çš„常宼Œè¯•è¿‡æ¸¸æ³³ï¼20年来笸€æ¬¡ç™»ä¸Šäº†é•¿åŸŽã€‚她和朋友约好去骑自行车。她又去蹦了一次极,花一为ºçš„钱。有机会她还想跳伞ã€

  花了两年时间,丁蕊适应了自己的新å表。某次在机场过安检,她用身份证进è人脸识别后è卡住,那以后,她把所有软件里识别的照片都捺†ã€‚她删除了曾经关注的那些大码女è店,逐渐在大数据推送上抹去旧时的痕迹ã€

  那层竖在她和外界之间的围墙也逐渐裂开了缝隙。她还是喜æ活跃气氛,但不需要自黑。有男生追她了ã€

  丁蕊总结,她重新认识了自己一次,也重新活了一回ã€

  住院那天,是胡爽çš30岁生日。她把手朽“成送给臷±çš„生日礼物。术后一年,她的月经正常了。她和母亲抱怼Œæ¯æœˆèŠ±åœ¨å”Ÿå·¾ä¸Šçš„钱让她忠´äº§äº†ã€‚母亲笑她,“以前你买粮食的钱不昛´å¤šï¼Ÿâ€

  她从300斤瘦到了130斤,有了运动的习惼Œå’Œæœ‹å‹è划着四å游玩,后来还加入了孟化的团队,负责和患者沟通的部分ã€

  她知道胖人的敏感和脆弱,在大街上遇è他们,会跑去偷偷把名片å到å方手里ã€

  7

  但孟化很清æ,切胃不能解决所有问题ã€

  “手朏ªèƒ½è患者从肥胖的状态到回到轻度肥胖,不等于让人直接变成瘦子”,他è,è想变成æ常体重,还è臷±æ”¹å˜ç”Ÿæ´»æ–¹å¼ã€

  他è,这些年来,朐Žçš„患者中出现过å胖的案例。尽管å数人能遵後»å˜±ï¼Œä½†ä»¤äººæ— å¥ˆçš„现象还是时有发生:有人无视运动的重è性,有患者还æ˜ã€

  手术间歇,孟化接到电话,一位患者手有è¿20天,忍不住喝了肉汤,吃掉一盘西红柿炒鸡蛋,还尝了辣,直到疼得打滚,又来求助医生ã€

  他既气愤又无奈,“这还è怎么管呢?â€

  因为é¥ä¸Šçš„放纵,有人把已切小的胃再次撑大,也一定程度上造成胃é管反流ã€

  刻在孟化心里的遗憾是,几年前,他给一ä½400多斤的男壁šäº†åˆ‡èƒƒæ‰‹æœ€‚那时,还没有完善的朐Žç®¡ç†ã€‚那场手朾ˆæˆåŠŸï¼Œæ‚£è€…的多项高危指标袋‰å›žå¹³ç¨³ï¼Œä»–还把这ä¸ä¾‹å†™è¿›è‡ªå·±çš„PPT里ã€

  仅仅一年,患者又打来求救电话。孟化才知道,掉äº100多斤后,对方没能控制住自己,再æ吃回了高危状态ã€

  那æ时间,孟化æ办理工作调动的手综Œä»–只好è患者等一等,叙©è€—还昅ˆæ¥äº†ã€‚由于各项指标过高,患者最终不治ç世ã€

  如今,减重成为åå­¦ç管理,营养ç、内科、内分泌、呼吸ç、中医针灸、心理å科等专å都需要介入,不能一刀切了完事ã€

  不æ一位患者å属问孟化,来减重能不能ç终身。孟化回答,“我仃½ä¸€ç›´æä¾›æœåŠ¡ï¼Œä½†é—®é¢˜æ˜¯æ‚£è€…愿意配合,需要改变生活方式。â€

  北京体育大å的研究生孙耀威æ在孟化的科å实习,他开了门带患者线上运动的课ã€3东ˆé‡Œï¼Œä»–æ— æ•°æ前往病房,和一批又一批的患者è运动的好处,但推广还昀œæŒºéš¾çš„”ã€

  病房外的护士站,有一台划船机,方便患者运动。å数时候,使用者只有医护人员ã€

  贾宇实在不想回到之前的生活了ã€

  他形容自己是从“é门关”里闿‡æ¥çš„。他赶在大å毕业前做完手朼ŒçŽ°åœ¨çš„工作做跡¥å·¥ç¨‹ï¼Œå体力有è求。他经常出去跑,遇上旺å,花一天下乡。他终于知道了什么是“æ常人的日子”ã€

  (应受è者è求,文中患者除丁蕊、胡爽、杨帆å均为化名,中青报·丝’网èä¹ è者鲁冲å朖‡äº¦æœ‰è´¡çŒ®ï¼

责任编辑:从玉华
责任编辑:王晃
加载更å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