丛½é’å¹´ç½

冰点

首页 >> è½’­å› >> æ­£æ–‡

舞蹈女ç捺†ä¸€ä¸ˆžå

发ç时间ï¼2020-12-18 11:24:16 æ¥æºï¼ ä¸›½é’年报å户ç

  上世çº80年代陈爱莲在练功。(陈爱莲å属供图)

  丝’æŠ¥Â·ä¸­é’ç½‘è®°è€ 耿åæ¸

  临别之际,陈爱莲的女儿和学生依照她的嘱咐,为她更衣、化妆ã€

  她身着霓裳,手持白色羽毛折扇,那是60多年前她在舞蹈《春江花月å》里少女的è束ã€11æœ21日凌晼Œ81岁的舞蹈家陈爱莲踩着舞鞋,在2020年冬天北亚„初雪丿©ç„¶ç世ã€

  “陈爱莲爱美,舞蹈界å…她是美丽的化躀‚”中国舞蹈å协会主席冏Œç™½è,陈爱莲病重时å拒友人的探望,她不愿意è任何人è到她生病受折磨的样子,“她希望把自己的美永远留在所有人的心里”ã€

  陈爱莲是新中国舞蹈事业的奠基人之一,她è¢ä¸ºæ˜¯â€œå°†èŠ•¾èˆžä¸Žä¸›½èˆžè‰ºæœ»“合演绎的笸€äººâ€ã€‚作家陈廷一为她写的传è,书名就昀Šå…±å’Œå›½çš„红舞鞋》。原文化部常务副部长、中国国际标准舞总会名誉会长高占祥称她是“舞神”,昀œå›½å®â€ã€‚与她同时代的另一位国宝级舞蹈家白淑湘形å:“舞蹈是她,她就昈žè¹ˆã€‚â€

  就连安排后事,陈爱莲都在考虑舞蹈。陈爱莲之女陈妤对中青报·丝’网è者回忆,2020å¹7月,母亲想择一处长眠之地,与å人在墓园兜兜载¬ï¼Œæ‹è¿‡å±±å¤´ï¼Œé‡è一块长方形的平地,她拍起手说:“这里好,这里好,这里像一丈žå°ã€‚â€

  再等两个月,记录陈爱莲一生舞台和生活瞗´çš„画册《陈爱莲的艺朸Žç”Ÿæ´»ã€‹å°±å°†é—®ä¸–ã€

  为画册挑选照片时,陈爱莲对策划人之一乔智说,“è鲜亮、彩色、阳光的,不要黑色、灰色、暗淡的。â€

  她喜欢鲜艳的服饰。å出聚会或昙»å°è¡¨æ¼”,无è活动大小,她都会精心装扮。她常è:“我昼 æ’¾Žçš„,不能邋邋遢遢。â€

  一些人出于尊重,è孩子喊她“陈奶奶”。陈爱莲纠æ他们:“你不è引å孩子,è孩子臷±å€‚”å子一舼šå€œé™ˆè€å¸ˆâ€â€œé™ˆé˜¿å§¨â€ã€‚她不喜欺ºä»—®å¥¹å何“驻颜保养”,曾è过,“我都忘了自己的年龄了。”在她的学校,历届的学生仃½å¥¹â€œèŽ²èŠ±å”ã€

  “衰老不昔±äºŽæ—¶å…‰çš„流逝,而是因为梦想的毁灀‚”她说ã€

  在舞蹈界,陈爱莲以惊人的艺术生涯长度而著称。她把舞蹈跳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年ã€80岁时,她还能完整地演绎舞剧《红楼梦》中十几岁的林黛玉,创下了“年纜€å¤§çš„登台表演舞蹈艺术家”世界纪录ã€

  “我将舞蹈融于生命,每天练功,每天å习,所以今天还能站在舞台上。”她生前解释ã€

  及至病重住院前,陈爱莲每天上午还会练功两小时,扶在把杆上,擦地、蹲、下腰、倒立、旋轀ç¿»èº€

  冏Œç™½è,陈爱莲说到做到,基朊Ÿè®»ƒä¸æ›¾é—´æ–­è¿‡ï¼Œå“€•æ˜¯æ˜¥èŠ‚也决不休恸€å¤©ï¼Œâ€œå¥¹æŒ‘战了常规的舞蹈的极限,挑战了人类的肽“诨€çš„极限,也挑战了生命的极限,就凭这些挑战,凭她创造的世界纽•ï¼Œé™ˆçˆ±èŽ²ä¹Ÿè¶³ä»¥å½ªç‚³å²å†Œï¼Œä»Žæ²¡æœ‰äººè¾¾åˆ°è¿‡è¿™äº›æˆå°±ã€‚â€

  2019年的大型古典舞剧《红楼梦》,春¹ç”Ÿå‰æœ€åŽä¸€åœºå¤§åž‹å…¬å¼€æ¼”出。在两个多小时的表演丼Œé™ˆçˆ±èŽ²æ¯å®Œæˆä¸‹è…°ã€åŠˆå‰ä»¥åŠè¿žç»—‹è½­‰é«˜éš¾åº¦åŠ¨ä½œæ—¶ï¼Œè众席丰±å“èµ·çƒƒˆçš„掌声ã€

  舞剧《红楼梦》é演于1981年,至今已上æ¼600余场,陈爱莲一直出演林黛玉ã€

2017年,78岁的陈爱莲在四川一所高校演出《红楼梦》。(陈爱莲å属供图)

  舞剧无台词,以体态、舞姿、表情、动作表达故事情节和人物的喜怒哀乐,“弱柳扶风、娇花照水”,陈爱莲诠释得生动出ç,曾袺ºèª‰ä¸ºâ€œæ´»çš„林黛玉”ã€

  陈爱莲年少成名。她昖°ä¸›½ç¬¸€æ‰¹ç珇ºèºš„舞蹈演员ï¼20岁就主演丛½ç¬¸€éƒ¨èŠ­è•¾æ°‘族化舞剧《鱼美人》ã€

  上世çº60年代,陈爱莲,和以《长绸舞》、舞剧《宝莲灯》闻名的舞蹈家赵青都在中国歌剧舞剧院工作。当时,歌剧舞剧院只有一与’练厅,谁到得早谁能在最前方排练,并拥有旁边录音机的音乐撔¾æƒâ€”—陈爱莲和赵青是剧院最勤å的两丼Œå‡ ä¹Žæ¯å¤©çš„前两名都是她们俩人ã€

  陈爱莲爱角色多于爱自己。陈妤è得,小时候,妈å带她和å姐陈婕去北京王府井逛商场,走着走着,å妈会突然停住开始揣摩è色,若有所思,双手拈起,翩翩起舞。“呀呀,又来了、又来了”,俩å妹回忆,每当这时她们都会尴尬得红了脸ã€

  陈爱莲è为,舞蹈昡¨è¾¾å–œæ‚¦æˆ–哀伤的传情手æ,也昺ºä¸Žäººæƒ…感沟通乃至社会交往的重要形式。她并不提倡现在年轻舞蹈演员过多地炊€ã€‚“è多演员一上台,先翻个跟头,再大跳,然后腿一下扳过头顶……过于关注这些,会使舞蹈丧失臺«çš„艺朻·å€¼å’Œå“è´¨ï¼Œä½¿å®ƒæˆä¸ºè¿‘乎杂技的技艺。â€

  陈爱莲è,一丈žè€…内心å舞蹈的è识、感悟特切è¦ï¼ŒæŸç程度比腰腿、身材比例能起到更大的作用ã€

  14岁那年,她ç一次è前苏联芭蕾舞大师乌兰诺娃的形体表达力和感染力震撼ã€

  “当尖刀刺进波兰典»èƒŒéƒ¨ï¼Œå¥¹ç”¨æ‰‹æ‰¶ç€æŸ±å­ï¼Œå…ˆæ˜—›è‹¦åœ°æŠµ·å¤´ï¼Œæ•´ä¸ªèº½“舒展开来,再顺着柱子缓缓滑向地面,最后像一枝花慢慢蜷缩析Žã€‚”陈爱莲观看《泪泉》后在日记里写下:“我要做丛½çš„乌兰è娃。â€

  在前苏联舞蹈专å古雪夈›ä½œçš„大型舞剧《鱼美人》中,陈爱莲袀‰ä¸­å‡ºæ¼”半人半鱼的人鱼公主。她到公å›å¯Ÿé±¼æ¸¸æ¥æ¸¸åŽ»çš„姿态,模仿鱼的样子,在水边手舞足蹈。为揣摩古代女子的心思,她跑到图书é借阅古籍ã€

  在排练《蛇舞》时,陈爱莲出演反面角色“美女蛇”,她跑到动物园“蛇馆”去观察蛇的游走、吐信,通过舞蹈动作把蛇性格化ã€

  一不Šå°æ—¶çš„舞剧里,陈爱莲在台上的时间叜‰5分钟。但首æ演出结束,在场å国专家跑到台前与她握手,赞叹不已ã€

  作å叶延滨在观看《蛇舞》后深受震撼,写了一首长诗,其中写道,“是美女蛇还昈žè¹ˆå/是教我今—æ‹’è惑/还是让我ä»è¯±æƒ‘”,“陈爱莲那婆娑起舞的手臂/却永远攽æˆ‘/天啊/蛇舞”ã€

  1957年,北京舞蹈学院为即将é演的狈žã€Šæ˜¥æ±ŸèŠ±æœˆå》挑选演员,当时,陈爱莲排在5组之后,但前几组的å生临时有事,陈爱莲跳完后,选人小组当即决定,其他人不用再跳,“就昽 äº†â€ã€

  后来,国外è众在看过她表演的《春江花月å》,直接称她“the moon”(月亮)ã€

  冏Œç™½åˆ™è¯„价这部舞剧为“中国古典舞最杰出的经典作品”,“已经具有穿越时空的力量”ã€

舞剧《春江花月å》剧照。(陈爱莲å属供图)

  穿越历史长河时,陈爱莲一直试图保持优美的姿态。她在文革初期è下放到张家口的农场劳动改造,那时,她的ç一任丈夝¨å®—光因故躺¡ã€70年代初,陈爱莲从张å口农场回到北亼Œé‡åˆ°åŽæ¥çš„丈夭é“凝ã€

  当魏道凝向陈爱莲表白时,陈爱莲è臷±ä¸æƒ³å†èµ°å…¥å姻。魏道凝没è什么,变¯ä½Žç€å¤´ï¼Œçœ¼æ³ªæ‰‘簌扑簌地掉。当时陈爱莲心里想,“å么纯粹的人啊”ã€1974å¹10æœ10日,两人终于走进婚姻殿堂ã€

  魏道凝活泼、æ忼Œé™ˆçˆ±èŽ²ä¸¥è‚ƒã€å¿§éƒã€‚魏道凝敇é™ˆçˆ±èŽ²å’Œå¥¹çš„艺术,陈爱莲说魏道凝春¹çš„“半条命”ã€

  陈妤说,从年轻到老,父亲åå¦ˆâ€œå°ç™½å…””,妈å又¶äº²â€œå‡å‡â€ï¼Œä¸¤äººç¡è一直有丹 æƒ¼Œè¦æ‹‰ç€æ‰‹æ‰èƒ½ç¡ç€ã€

  在八宝山殡仪馆停灵这几天,每天上午魏道凝都会来灵前看看,“这昻–唸€çš„念想,”陈婕èã€

  上世çº80年代,文化体制改革陆绱•å¼€ã€‚在一次会许­ï¼Œé™ˆçˆ±èŽ²å‘言说,“希望提高艺æœçš„收入,把艺æœå…»èµ·æ¥ï¼Œè¿™æ ·æ‰èƒ½æ›´çº¯ç²¹åœ°åˆ›ä½œâ€ã€‚有人反对è,“提高收入最大受益的不就昽 ä»¿™äº›æˆåæˆè…•çš„?â€

  陈爱莲决定下海做市场化艺望¢ï¼Œä»¥ç¤ºå¥¹çš„建讇ºäºŽå…¬å¿ƒã€1987年,陈爱莲艺望¢æˆç«‹â€”—这昅¨å›½ç一主¥è‰ºæœ¯å®¶ä¸ªäººåä¹‰å‘½åçš„艺术囼Œæ­¤æ—¶é™ˆçˆ±èŽ²å·²48岁ã€

  魏道凝放弃自己的朁Œå·¥ä½œï¼Œä¸ºè‰ºæœ¯å›¢åšå¤–联商演对接。由于人手紧缺,魏道凝又负责写整场演出的串词,还学会了音响、灯光控制等剧务。魏道凝曾è,他佩服陈爱莲å事业的忠诚和追求。“她对生活è求低,å艺术要求高,对金钱看得很淡”ã€

  除了丈夫,陈爱莲还拉上两严³å„¿ï¼Œç»Ÿå…±å‡‘了不到20人,“成团”出道ã€

  小女儿陈妤那时刚刚从广东舞蹈学校毕业,她回忆,那些年艺术团哪里有演出邀约就去哪里,小旅馆、车驺—都住过,“成了跑江湖的”ã€

  在农村演出时,演员们换衣服的“后台”有一次安排在纸窗子的土坯房中。æ换衣服,有演员扭头一看,纸窗破了洞,一两§çœ¼ç›åœ¨å¾€é‡Œçž…。后来,大å就每人罩一丼”出服,直接站着换åã€

  当年的火车还昻¿çš½¦ï¼Œä¹˜å®¢å得像现在北京早高峰的地铁。挤災¦æ—¶ï¼Œèˆžè¹ˆæ¼”员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,一上›æ°”大的男演员先挤上去,打开災¦çª—户,演员们施展“舞功”,鱼贯而入ã€

  陈爱莲名气大,艺望¢çš„台柱子叜‰å¥¹ä¸€ä¸€‚她思路活跃开阔,在演出过程中,邀约毛阿敏、斯琴高娃、那英、韦唀è’‹å¤§ä¸ºç­‰äººåˆä½œï¼Œå½“时还月åçš„韩红跟着艺术团唱了两年ã€

  陈爱莲艺望¢åœ¨å¸‚场上颇受欢迎ã€1991年,艺术团演到美国纽约,赶上安徽发水灾,临时改成赈灾义演,为灾区筹钱ã€

  当时,深圳、海南等地的夜总会、迪厅遍地开花。陈爱莲想,为什么高雅艺月žè¹ˆä¸èƒ½è¿›è¿™äº›åœ°æ–¹å‘¼Ÿ

  陈爱莲一直è为,艺术首先显Žï¼Œå…¶æ¬¡è袤§ä¼—接受,她大胆地带着艺术团跳进了歌舞厅的舞池。没想到大受欢迎。在深圳,往往一所歌舞厅还没演出完,另一所“探场”的歌舞厅就请他从»è¡¨æ¼”ã€

  在陈妤印象里,那时最烗¹çš„事昵¶åœºã€‚一群舞蹈演员未卸å,乘坐摩的赶往下一丼”出地点,有时离得近,直接抱着衣服带å去下一场,“轰轰烈烈五颜六色的,沿着街跑,像拍电影一样”ã€

  “没有遇到过砸酒瓶、摔东西的情况,大å看我仈žè¹ˆè¡¨æ¼”时都很郑重,掌声很烃ˆã€‚”陈妤èã€

  一直到1995年,陈爱莲艺望¢æ¯å¹´æ¼”出高峰时达300多场。这一年,她卖掉北互Œç•è€å的全部房产,加上下海演出挣来的钱,开办了北京市ç一所民办舞蹈学校——北亸‚爱莲舞蹈学校。“陈爱莲由æ从一位表演艺朤§å¸ˆè½¬åž‹ä¸ºä¸€ä¸ˆžè¹ˆæ•™è‚²å”ã€

  办å的另一七…结是陈爱莲å终未忘自己的来å。她曾写过一朇ªä¼ ã€Šæˆ‘昻Žå­¤å„¿é™¢æ¥çš„》。æ如书名,父母在新丛½æˆç«‹å‰ç—…故,10岁的陈爱莲和妹å在è头流浐Žè¢€å¾€å­¤å„¿é™€1952年,两®æˆå‰§å­¦é™¢é™„属舞蹈团å员班到上海招生,面庞秀气、身材é长的陈爱莲è从å儿院带到北京。从此她的命运è改变ã€

  33岁的田万丽是天津最大的舞蹈团“津舞团”的创å人、团长ã€22年前,她通过考试后,袈¶æ¯é€åˆ°åŒ—京爱莲舞蹈学校ã€

  那时,爱莲舞蹈å校刚从北亚„牛è搈°æ›´ååƒ»çš„崔各庄。田万丽记得,å校只有几间平房,校长室门口一台ç‹¼ç‹—在摇着尾巴,校长陈爱莲推门而出。“原来女人也叻¥å½“校长”,田万丽ç一次è到陈爱莲时心里想道ã€

  田万丽父母在天津打渔卖鱼为生,文化程度不高。入学前,她一直在吺ºè¯´â€œé™ˆçˆ±èŽ²ã€é™ˆçˆ±èŽ²â€ï¼Œå¥¹è得那昸€ä¸¾ˆåŽ‰å的人,校长也应è昸€ä¸”·äººã€‚看到“美极了”的陈校长,她的世界观é覆了。她说,那时她想,将来自己也要当一名校长ã€

  陈爱莲去世后ï¼21岁的覃刚从延安坐9丰æ—¶ç¡¬åº§èµ¶åˆ°åŒ—亼ŒåŒé¾„的吴建国笸€æ¬¡ä¹°äº†é机票,从贵阳飞来。他仃½æ˜2014年陈爱莲从贵州山村里招来的贫困生。那一届å校共资助äº10名男生。å校负责全部å费、é宿,过节回å的火车票、礼物都昙ˆçˆ±èŽ²ä¹°çš„ã€

  那一年陈爱莲75岁。她把每年的演出收益都投入在学校。高占祥曾è,“å校是陈爱莲用足尖跳出来的”ã€

  2019年,经过6å¹´å习后ï¼10名资助生ä¸2名考上两®æ°‘族大åã€1名考上北京舞蹈学院,还æœ3名留校,剩余4名到贵阳、四川、陕西等地从事舞蹈相关工作ã€

  “我仚„命运改变了”,覃刚说,6年前,å果不昙ˆçˆ±èŽ²ä»Žè´µå·žçœæ¦•æ±ŸåŽ¿çš„一所ä¸æŠŠä»–带到北京,现在他应è像父母一样在打工ã€

  “有时候不昛 ä¸ºå–œæ¬¢èˆžè¹ˆè€Œå–œæ¬¼Œè€Œæ˜¯å› ä¸ºä¸€ä¸ººè€Œå–œæ¬¢èˆžè¹ˆã€‚”田万丽说,她因为陈爱莲而爱上了舞蹈ã€

  在å生们眼中,陈爱莲教å时非常严厉,眼里不å一点沙子,她教学时和å生一起做示范,拿丰æœ¨æ指出学生失è的地方ã€

  覃刚的微信名叀œè浇水”,这是他的师父陈爱莲常说的“勤浇水才能常开花”。吴建国的微信名叀œäººé—´è‰ºæœâ€ï¼Œä»–è得师父是天上来到人间的艺æœã€

  除了他们之å,这几天,爱莲舞蹈å校走出去的两千余名å生陆绛žåˆ°æ ¡å›¼Œå‘Šåˆ«é™ˆçˆ±èŽ²ã€

  陈妤说,妈å年轻时有次在去演出的飞机上,遇到一位德高望重的泰国大师,大师告诉她“你昸€æ¡èˆ¹â€ã€

  陈爱莲一直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直到开办了学校,她才明白è渡人ã€

  她曾告诉两个女儿,å妈早晚会走,但是这一躜¬äº‹è传下去。生前,陈爱莲和广西的北部湾大å、中国艺朠”究院等院校开始了“爱莲体系”舞蹈å科建设,她刚刚列出大纲,就与世长辞了ã€

  10æœ11日,她在病重时发给友人乔智的徿¡ä¸ï¼Œâ€œç­‰è¿‡äº›æ—¥å­ä¸€å®šå†èšèšï¼Œæ‰¾ä¸€ä¸¯ä»¥æ¼”唱表演的地方,边吃、边唱,边跳、边朗è、边泼墨,艺朰›å›´æµ“一点,串è、跨行表演的、出洋相的都叻¥ï¼Œåªè¦èƒ½å¼€å¿ƒå°±å¥½ï¼Œä¸è总坐在一东°æ–¹åŠ¨ä¸äº†â€ã€

  她出院回家后,田万丽去探望,她坐在沙发里,瘦åˆ70多斤,阳光照在脸上,田万丽ç一次è得“那丸¥è‚ƒçš„老师昸ª81岁的老人”ã€

  2022年是陈爱莲从è‰70周年,她曾经说,“我想把舞剧《文成公主》重新搬上舞台,希望老天能给我这东ºä¼šã€‚”可惜她最终没有等到ã€21日凌晼Œå¥¹å·²è°¢å¹•ï¼Œè½¬åœºã€

责任编辑:张å›
责任编辑:中青报·丝’网èè€ è€¿åæ¸
加载更å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