丛½é’å¹´ç½

冰点

首页 >> è½’­å› >> æ­£æ–‡

不è存在的环形锁

发ç时间ï¼2020-12-18 11:24:30 æ¥æºï¼ ä¸›½é’年报å户ç

翁先桂夫妇在女儿的å礼上。受访者供å›

  51岁的吴玉霞,袸€æŠŠçŽ¯å½¢æž·é”å›°äº23å¹´ã€

  1997年,她和丈夫翁先桂的女儿年满6周岁。按照当时湖南省汨罗市红花乡的政策,他们取得了准生证,获准生育ç二胎。å人希望,吴玉霞能再生一且·å­©ï¼Œâ€œä¼ å®—接代”ã€

  那年6月里的一天,红花山村的å女主任用è‡è½¦è½½ç€å´çŽ‰éœžåˆ°äº†ä¹¡æ”¿åºœï¼Œâ€œå–出”æ前放罜¨å¥¹ä½“内的节育玀‚那之后,吴玉霞和丈夰è¯•å年,最终没有等到ç二个孩子,无奈放弃。四处求医问荗¶ï¼Œæ›¾æœ‰å¤§å¤ï¼Œä¸ˆå¤š„躽“没问题,生不出å子,æ˜å­èº«ä½“çš„é—ã€

  村里人嘲笑夫妻俩生不出儿子,丈夫合°ä¸€ç‚¹é—²è¯å°±å›žå吵闹。吴玉霞把所有过错都揽到臷±èº¸Šï¼Œâ€œæˆ‘就忍着,悲观和委屈都在心里”ã€

  她回忆,那时丈夫没太多进取心,“不好好做事”。为了供女儿读书,吴玉霞去过广州、岳阳等地打工,直到去年,因为眩晕症和听力衰退,她才从一家电子厂离职回å休息ã€

  今年6月,她在汨罗市å幼保健院参加“两癌”筛查时发现,自己体内还存在着一枚节育环。吴玉霞为当时的“不育”找到原因,“我受了20多年的冤枉气”。夫妻俩早已过了生育年龄,他仸Œæœ›ä¹¡æ”¿åºœèƒ½ç»™ä¸æ³•ã€

  时隔多年,吴玉霞臧°å¹¶æ²¡æœ‰ä¿å­˜å½“时取玒Œæ­¤åŽå°±åŒ»æ—¶çš„病历,那枚节育环如何躲过各ç检查、在她体内留å­20余年也成了谜。当年的红花乡å今已撤乡并入罗江镇ã€11æœ14日,罗江镇副镇长周海林告诉中青报·丝’网è者,由于涉及3丹¡é•‡åˆå¹¶çš„人事变动,æ在è办公室调档æ,调查当年的当事人是谁,“到时候再把人叿‡æ¥ï¼Œçœ‹å½“时具体是什么情况”ã€

  1

  吴玉霞è得,节育玘¯1991年放罜¨è‡·±ä½“内的ã€

  翁先桂回忆:“当时政策è定,农村å¤å¦‚果笸€èƒŽæ˜¯å¥³å„¿çš„话,满6年之后才允è生ç二胎。”吴玉霞昜¨çº¢èŠ±ä¹¡è划生育办å…上的节育玀

  女儿出生6年后,夫妻俩如愿盼来二胎的准生证,“满足条件就给你送过来了,可以生二胎了”。这张盖有汨罗市计划生育委员会公章的准生证翁先æ保存至今,它显示,夫妻俩袅è®¸åœ¨1997å¹1月后生育笺Œä¸å­ã€

  不久,村委会妇女主任黎江仁骑着è‡è½¦å¸¦å´çŽ‰éœžåˆ°ä¹¡è生办“取出”节育环。黎江仁向中青报·丝’网è者回忆è:“当时我就负责带她们过去,带过去就在外面等,她们进去,后来医生è她取出来了嘛,取出来就回家了。â€

  3ä¸æœˆè¿‡åŽ»äº†ï¼Œå子的肚子还没见动静,丈夫心里产生了怀疑:“环也取了,怎么怀不上?”夫妻俩来到位于长沙的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。翁先æ回忆,医生è惕地闻–生的æ˜å‡ ä¸ªï¼Œæœ‰æ²¡æœ‰è¯æ˜Žï¼Œä»–当即把二胎准生证递了过去。“他闿™ä¸˜¯æ±¨ç½—发的,没有取玐—?我就è我们取掉了。”翁先æ说,医生看了一下,开点西荰±å›žæ¥åƒäº†ï¼ŒçŽ°åœ¨å›žæƒ³ï¼Œåƒ½å½“æ—¶åå–了玼ŒåŒ»ç”Ÿå°±æ²¡åšé‚£ä¸–¹é¢çš„检查ã€

  过了大æ三五东ˆï¼Œå´çŽ‰éœžè¿˜æ˜¯æ²¡æœ‰æ€€å­•ï¼Œå¤ä¿©æ¥åˆ°åˆšæˆç«‹ä¸ä¹…的专科医院汨罗市罗城医院。翁先æ称,当时医生也找他è了准生证,“他说你仿™å‘了这个证应该取玺†ï¼Œæˆ‘说是取了没错”ã€

  捽—城医院æ查结果,翁先桂的精子没有é—,医生è为是吴玉霞的输卵管堵塞,需要进行“冲洗治疗”。å于治疗的细节,吴玉霞已经记不清æ,这次治疗给她留下的印象如今叉©ä¸‹â€œéš¾å—”ã€

  那时åå‘¨è¾¹ä¹¡é‡Œå“½èµ¤è„šåŒ»ç”ŸåŽ‰å,夫妻俩就连忙找过去,几东ˆæ²¡è效果,再找下一位。药没少开,二胎却一直没有到来,算下来花了四五万元。“那时候å里经济还昛®ç´§ç¼ºçš„,一年只搞到一点钱,还有å庚„开攼Œå°å子的开攀‚搞了几年放弃了”。这成了翁先桂的遗憾ã€

  2

  今年6æœ5日,邻居李春桃邀请吴玉霞一起参加汨罗市妇幼保健院的“两癌”免费筛查,“不管有没有病,反æ昅è´¹åŽ»æŸ¥ä¸€ä¸‹â€ã€‚两人差不å在同一时间嫁到红花山村,关系一向很好ã€

  汨罗市å幼保健院兑Šæ˜¾ç¤ºï¼Œä¸¤ç™Œå…è´¹ç­›æŸ¥æ˜¯å›½åå¯35-64岁农村适龄妇女和城镇低保适龄妇女进è的å颈癌和乳腺癌免费检查,盚„明’查出受æ者是否患有å颈癌和乳腺癌,做到早发现、早诊断、早治疗。根捗¥ç¨‹å®‰æŽ’,6æœ5日是罗江镇å女筛查的最后一天ã€

  那天,吴玉霞先后做了几项妇ç检查,忈°11时,她接受了妇ç黑白B超的检查。她回忆,医生告诉她:“你的环还没有取,这么大年纪了,最好把玏–出来,不然以后长到肉里面对身体不好。â€

  吴玉霞的笸€ååº”昗®åŒ»ç”Ÿï¼šâ€œæˆ‘怎么还没取环?那时候我取环还想生二胎,怎么没有取掉?â€

  “我当时跟那丌»ç”Ÿè,她为了生å子吃了药,做了输卵ç疏通,搞了好å次怎么还有玼ŸåŒ»ç”Ÿè¯´çœŸçš„有与¯ï¼Œè我在电脑里面看看。”李春æ告诉丝’报·中青网记者ã€

  负责筛查的医生据此在《汨罗市农村适龄妇女两癌筛查检查表》中塆™â€1、子宐Žç¼©ï¼›2、å内节育器”ã€

  12点,翁先桂接到了妻子的电话,“我肚子里还有一与¯æ²¡å–出来”。“当时我不相信,以前在大医院交钱都没检查出来,这不要钱的怎么能æ查出来。我和她说这昪—人的。”翁先æ说ã€

  回到家,吴玉霞又和丈å¤ï¼šâ€œçœŸçš„有与¯åœ¨è‚šå­é‡Œé¼Œä¸æ˜¯æˆ‘身体不好。”他仉“电话给现任红花山村å妇女主任å½è‰¼Œå½è‰‘Šè¯‰å¥¹ï¼Œå¯ä»¥é€šè¿‡æ‘里向镇政府打个报告,开丯æ˜Žï¼Œå»¥ç”±æ”¿åºœæ‰¿æ‹…取玚„手术费ã€

  6æœ11日,拿到证明的吴玉霞和丈夀å¼Ÿå¼Ÿä¸€èµ·æ¥åˆ°æ±¨ç½—市妇幼保健陼Œå¼Ÿå¼Ÿå»ºè做个彩超ç¡ä¸€ä¸‹ã€‚接诊她的医生是该院妇ç剸»ä»»åŒ»å¸ˆå½­æ–°å¹´ã€‚医院门诊医师的介绍显示,她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超è¿30年,对å科疾病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ã€

  彖°å¹´å‘Šè¯‰ä¸­é’报·丝’网è者,接诊吴玉霞时,患者è臷±è¦å–玼Œä¸»åŠ¨è¦æ±‚做一丽©è¶…的检查。彭新年解释说,两癌筛查业„妇çB超æ查是黑白B超,由汨罗市妇幼保健院免费赠送给前来筛查的å女,以è察她付¯å¦æœ‰å­å肌瘤、卵巢囊肿等病变,但这份影像学æ查报告并不会存入医院的诊疗系统ã€

  当天9æ—33分,吴玉霞收到彩超报告,证实她体内存在å内节育器。随后,妇å科的医生从吴玉霞子å宽“后位æ·7厘米处取出“O”型节育玸€æžšã€‚这枚节育环袸€å—纱布包裹,交给了吴玉霞,这春¹å½“年没有看到的。彭新年则表示,仅从外è,无法判斿™æžšèŠ‚育环的“年龄”ã€

  “当时环取出来的时候,我好难受,回来饭都没吃。”吴玉霞说,当年在乡政府计生办取玗¶ï¼Œè‡ªå·±å¹¶æ²¡æœ‰è¿™ç感èã€

  å¤ä¿©è为,节育玸€ç›´ç•™åœ¨å´çŽ‰éœžä½“内,是因为当年计生办的医生没有将其取出,“不然我生个儿子、生严³å„¿çŽ°åœ¨éƒ½æœ20多岁了,昸æ˜¼Ÿâ€

吴玉霞的彩超报告单。刘言/æ‘

  3

  今年7月,翁先桂找到罗江镇政府要è法。他说,如今分ç人口与è划生育工作的剕‡é•¿å‘¨æµ·æž—看到这枚节育玚„照片,电话咨诺†å½“年乡卫计办的工作人员,对方表示这ç型号的节育环叔¨åˆ1998年,此后进è了更新换代。经多æ协商,当地政府愿意补偿两到三万元,或者给å¤ä¿©å‚照低保的待遇,每人每月发æ”180元,翁先桂å此并不满意ã€

  “你找到那个医生给我,我跟他无冤无仇,他为什么没有取,è取出来了。”翁先æ说,镇政府回复他,以前没有监控,那天的值班医生昰ï¼Œè录也找不出来ã€

  “事情发生以后,我也没有回避他,陆续接待过他仸ä¸10次。当年他付¯ç¬¦åˆç”Ÿè‚²äºŒèƒŽçš„政策的ï¼20多年了,没有生育二å,å他们发生这个事情,我还是同情的。只昻–仚„要求夫˜ï¼Œæˆ‘仲¡æœ‰åŠžæ³•æŽ¥å—。”周海林告诉丝’报·中青网记者,由于乡镇合并,人员变动很大,20多年前又都是纸质材料,找到当年的经办人仍需要时间。而å于这枚节育环昐¦æ˜20多年应取而未取的,仍有è多疑闾…解ã€

  “他到医院去做不孕不育的检查,不会B超都没有做吧?既然当时有这个心,那为什么你所有的检查资料你不保存?”他质疑ã€

  对æ,翁先æ解释说,è‡5年前翻修房子时,以前的病历找不到了,“政府的材料都找不到,怎么能è求我找得到”。他曾于6月底到罗城医院希望调取医院的病历材料,院方表示当年都昺¸è´¨ææ–™ï¼ŒåŒ»é™¢åˆç»åŽ†è¿‡ç¿»ä¿®ï¼Œå·²ç»æ— æ³•æ‰¾åˆ°ã€11æœ16日上午,罗城医院档æ室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,当年的材料确实无法查找ã€

  至于当年治疗时没有做B超æ查,翁先桂推测,參½æ˜’ŒåŒ»ç”Ÿè¯´å–了环,他就没做那方面的æ查,“当时B超也少,參½ç”¨åœ¨è½¦ç¥¸é‚£äº›æ€¥ç”¨çš„人躸Šäº†â€ã€

  周海林不认同这ç说法。他说,根据当年计生工作的è求,乡政府每ä¸åº¦éœ€è¦å育龄妇女进è“查玀æŸ¥å­•ã€æŸ¥ç—…”,防æ有人违反生育政策,也检查一些å科疾病,因æ每个乡都配å有一台黑白B超仪器。“按理è吴玉霞也应èå±¥è这项义务,接受æ查。â€

  黎江仁向丝’报·中青网记者证实,红花乡卫计办当年确žæœ‰ä¸€å°é»‘白B超机,但æ˜äºŽå´çŽ‰éœžè¿™ç领了二胎准生证而没有生育的,村里不会è求她去æ查避孕环,而是会在二胎出生后带她去做结扎手最

  围绕医å检查的诸å疑问,è者è教了彖°å¹´åŒ»ç”Ÿã€‚她解释,吴玉霞臧°å½“年做过输卵管疏通,參½æœ‰ä¸¤ç§æ–¹å¼ï¼Œä¸€ç§æ˜¯é€šè¿‡X光下的ç油造影,这种情况肯定能够看到子宆…的节育环;另一种是输卵管通液,通液之前也è做影像å的æ查。她强调:“å果是在æ规的医院、æ规的妇产科医师给她看,肯定会开B超æ查,能看得到里面有环没环。â€

  彖°å¹´è¿˜è¡¨ç¤ºï¼Œé€šå¸¸æƒ…况下,取环手术不需要进行麻醉操作,朸­é‡åˆ°å¤æ‚情况,节育环取不出来的话,医生会告知患者到上级医院就诊。å果è备条件允许,也可以在宅”镜下取环,不过汨罗也昜€è¿‘六七年才引进的宅”镜技最

  事件发酵后,罗江镇政府成立了工作专班,调取当年的人事和档案材料。“我仿˜æ˜¸Œæœ›èƒ½æ‰¾åˆ°å½“年经手过的人,把情况弄清æ,给出事件清晰的来龙去脉,既要è情è理,又è依法依è,做一並¥å–„的解决。”周海林说ã€

  4

  刚刚年过5旚„吴玉霞已显出老态。由于听力衰退,又患有眩晕症,和人交谈时,她常眝€çœ¼ã€ä½å»ç€è…°ã€æžåŠ›å‡‘近了吀‚在她看来,这都昽“年生不出孩子、受人刺激落下的病根ã€

  没有儿子这件事一直困扰着å¤ä¿©ã€‚翁先æ所在的生产队中,同年出生的7且·äººï¼Œéƒ½æ˜¯å…ˆç”Ÿè‚²äº†ä¸€èƒŽå¥³å„¿ï¼Œ6年后又有了儿子,这è翁先桂感觉抬不起头ã€

  “开始我仁‹çˆ±çš„时候,我å里怎么也不同意。结婚之后,我还昃³ä¸¤ä¸ªäººå¥½å¥½ä¸€èµ·ï¼Œä¸èƒ½è¢ˆ‘爸å看扁了。”吴玉霞回忆,这些年没有怀孕,丈夫一直以为是她的责任,听到闲话会与她吵闹,心情不好也会回家发泄。“我以为昈‘臷±çš„问题,还是有一点思想包袱,我就忍着。我理解他,没给他生一丄¿å­ï¼Œä»–心情不好。以后人家都有人防老,我们没有。â€

  在她眼里,丈夔¾å¼ƒäº†ç”Ÿå„¿å­åŽï¼Œæ•´ä¸ººå°±æ²¡æœ‰äº†ä¸Šè¿›å¿ƒï¼Œå¥½åƒè®¤ä¸ºæ²¡æœ‰å„¿å­å°±æ²¡äº†å头。整天没事在家晃悠,也没事做。当时å里条件很巼Œæ³¥ç“¦æˆ¿åªæœ‰ä¸€é—´å§å®¤ã€ä¸€é—´å厅和一间厨房,女儿上初丐Žæ²¡æœ‰å•ç‹¬çš„卧室,參½å€Ÿä½åœ¨ç母å。她曾想过ç婚,又舍不得女儿ã€

  作为朋友,李春æ常为吴玉霞感到心疼:“以前我仃½ä¸åŽ»æ‰“工,村里人在å里一坐一大群,会相互攀比。那三“击是很大的。别人生了我没生,别人带小å,我心里昻€ä¹ˆå‘³é“?â€

  为了供女儿è书,吴玉霞先后到广州、东莞、岳阳等地打工,皞‹åŽ‚、é品厂、电子厂都留下过她的躽±ã€‚有时晚上睡在床上,白天过度劳累的手会把她疼醒。就这样省吃俔¨ï¼Œçœ‹ç€å¥³å„¿è€ƒä¸Šäº†å¤§å­¦ï¼Œâ€œè‹¦äº†æˆ‘仇ªå·±å¯ä»¥ï¼Œä¸èƒ½è‹¦äº†å­©å­â€ã€

  2015年,一家三口用攒下的钱翻盖了新房。夫妻俩留了两间宽敞的主卧给女儿,希望能招个女婿。可事与愿违,ç二年,女儿嫁到了长沙。翁先æ和村里闹了起来,女儿户口明明还在红花æ24组,她名下的土地却è收了回去,这让å里的水田一下少了三分之一ã€

  “他仿˜ä¼šåœ¨ä½ é¢å‰æŒ‡æ‰‹ç”»è„šè,人家有儿子,你没儿子,过个10年你还è地?你æ掉,臷±çš„地都没有了,又没有儿子接你的代。那种言诘¯å¾ˆåˆºæ¿€çš„,一句话我心里听到了就很难受的。”翁先æ忿忿不平ã€

  “人家在家里面有孙子带,我å就是两个大人,他白天上班,我一为ºåšåšé¥´—洗衣服。”吴玉霞甚至不敢去和村里人打牌,“没有本钱又怕输,不像以前自己有收入,输丸€ä¸¤ç™¾å…ƒæ²¡å…³ç³»â€ã€

  以前在é品厂打工时,厂方会带工人做传染病检查,在电子厂则会做尘肺病筛查。每次体检都合格,吴玉霞也就一直没舍得给自己买一丌…åç§‘æ查的全身体æ。直到今å¹6月,查出了那枚节育环,她说,“我受了20多年的冤枉气”ã€

  11æœ13日,在å敞的新房里,翁先桂没能找出当年的病历,却翻出了一张从2002年杂志上撕下的“清宏è—ç”Ÿç”·è‚²å¥³é计表”,保存完好,折得整整齐齐ã€

责任编辑:秦珍子
责任编辑:刘言
加载更å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