丛½é’å¹´ç½

冰点

首页 >> æ–‡å­—列表 >> æ­£æ–‡

没有户口çš24å¹

发ç时间ï¼2020-12-18 11:27:18 æ¥æºï¼ ä¸›½é’年报å户ç

  黄若依在顺庆兮‰å±€åŠžç†æˆ·å£ç™»è手续(受访者供图)

ã€€ã€€å®žä¹ ç” éƒŽ‰æ´

  黄若依不昻„若依。或者è,这丐å­—原朸å±žäºŽå¥¹ã€

  她出生时,父母给起的名字叻„媛媛。只不过,没有任何文件能够在法律上证明这丐å­—的存在。她没有户口,也没有躻½è¯ï¼Œåœ¨äººç”Ÿçš„å‰24年里,她一直是一名“黑户”ã€

  由于父母没有结å证,且超生,她出生时没有落户。后来,办理户口登è时,按è定需要提供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证明,变¯ï¼Œæ¯äº²å¤±è”,父亲不配合做亲子鉴定,“黑户”问题就这样一直困扰着她ã€

  即使春¹äº²è¿‘的朋友,也很难想象,没有户口、没有身份证昸€ç§æ€Žæ ·çš„生活——她无法正常办电话卡、无法坐災¦ã€ä¸èƒ½åŽ»æ­£è医院看病、不能谈婚è嫁ã€

  这个é—,直到今å¹9æœ22日,在她求助媒体后才得到解决。在四川省南充市兮‰å±€é¡ºåº†åˆ†å±€åŠžç†æˆ·å£ç™»è那天,她给自己取了一世°çš„名字,“黄若依”ã€

  办理户口以后,她需要迎接的,远不æ那个新的名字ã€10æœ30日,黄若依来到南充市教育局,想知道昐¦å»¥é‡æ–°æŽ¥å—义务教育——没有户口的日子里,她几乎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ã€

  拿到躻½è¯åŽçš„è¿™1东ˆï¼Œé»„若依报名了驾照的科目一考试,去医院看了眼ç。她7岁前袯„养在姨婆家,总是挨打,落下了斜è的毛病,小时候总è人è昀œæ–—鸡眼”。虽然她早就原谅了姨婆,但她在意这一点缺陷,为æ她没有拍过一张全躅§ï¼Œåªè®©åˆ«äººæ‹å¥¹çš„背影ã€

  没有户口的时候,她没法去正è医院看病,å今她希望能å把眼睛治好。她想è重新掌握臷±çš„人生ã€

  1

  在办理户口登记之前,黄若依的名字、工作换来换去,恋爱谈过几æ,但无疾而终ã€

  她先后在奶茶店、咖啡é、超市、理发店打过工,还曾在å市摆摊,这些工作对身份证检查不严格。在咖啡馆打工时,她袺ºåšâ€œå°å‡¤â€ã€‚她总是应声很慢,因为那来自她借用的身份证。黄若依的朋友张宣è,因为怕è人发现冒用身份证,她每个工作最多做两个月ã€

  今年的疫情è她在城市里受到的限制又加上了一玀”—她的微信是托张宣进行的实名验证,健康码也è用他的。她借用的身份证åœ2019年到期,这意味着今年她彻底不能坐災¦äº†ã€

  ä»2016年开始,张å两æ陝€é»„若依去派出所咨è户口é—,但都绕不开“把你的父母叝¥â€ã€‚这成了黄若依落户过程中越不过去的一道坎儿ã€

  她无法提供《出生医学证明》等材料,根æ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《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è户口é—的意见》,她需要提供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证明,来办理户口。当地一临¾å‡ºæ‰€æ‰€é•¿æ›¾å‘Šè¯‰å¥¹ï¼Œâ€œä¸æ‹¿é‰´å®šä½ åˆ°æˆ‘这来也没有用,我也没有权力去执è。â€

  但是,黄若依的父亲和母亲分居后,始终把她看作“归母亲管”的孩子,不愿意惹上麻烦,è求黄若依先拿å‡2万才配合落户。这笔钱后来涨到äº5万元ã€6.6万元。黄若依曾经把做亲子鉴定的人带到了父亲面前,父亲不愿意伸手配合采血ã€

  黄若依开始å求法律和媒体的帮助。她来到妇联时,工作人员说,朏¯ä»¥å¸®å¥¹æ‰¾æ³•å¾‹æ´åŠ©ï¼Œä½†å¥¹æ²¡æœ‰èº«ä»½ä¿¡æ¼Œæ²¡æ³•å¼€æŽ¨èä¿¡ã€‚黄若依去找了律师,想咨询能否起诉父亲,强制要求他配合。律师è,由于她没有躻½ä¿¡æ¯ï¼Œä¸èƒ½ç«‹æ¡ˆã€

  最后,黄若依来到报刊亭,到报纸上去找è者的联系方式ã€

  9æœ16日,《南充晚报》根捥¹çš„叙述刊发了报道,随后有警察给她打了电话,è他们看了报纸,很忼šä¸ºå¥¹åŠžç†ã€9æœ22日,黄若依拿到了临时躻½è¯ã€

  拿到躻½è¯åŽï¼Œé»„若依首先想到的是上å的问题ã€

  她没有上过å。她叻¥åœ¨å¾®ä¿¡ä¸Šæ‰“出大æ的文字消恼Œä½†æç¬”写字å她来说很困难,“è照着写才行”,“九九乘法口诀”也不太会背。朋友刘妙è,以前自己去上å的时候,黄若依就无å収»äº†ã€‚“她认识的字都是è‡çš„,臷±çœ‹ä¹¦å­¦çš„。”黄若依的母亲教会了她拼音,而电视成了她重è的老师,“从少儿频道里å到很多东西”ã€

  现在,黄若依住的地方有一丸¤å±‚的书架,上面摆放着十几朹¦ï¼Œæœ‰ã€Šé€»è¾‘思维讻ƒ1000题》《每天健康一点点》,还有一套小学è文的教材,书脊上写着,“义务教育教科书”ã€

  “义务教育”这ä¸å¿µï¼Œè¿‘几年她才明白。过去,她一直以为不能è书,昛 ä¸ºå里交不起学费,“有钱人家å子才能去学校上å”,因æ,她几乎从未在母亲面前问起è书的事ã€

  黄若依è,她童年时å朝¥çš„职业也曾有很å幻想。她曾经觉得“做警察真好”,还想过成为国家级运动员。但昼Œæ²¡æœ‰ä¸Šå,这些都无从谈起ã€

  9岁时,她有一天抱着一朹¦åŽ»å—充市的一所乡村小å找邻居å姐,就在窗边站着。一一å¸ˆçœ‹è了她,以为她星ä¸­çº§ä¸Šçš„å生。黄若依告诉她,臷±ä¸ä¸Šå­¦ï¼Œå“¸ªçš„都不昀‚老师说,你把你å妈叫来,不收学费,只给书朴¹å°±å¥½ã€‚经过一畊è¯´ï¼Œå¦ˆå同意她去那个学校旁听三年级的课程,但没有学籍ã€

  很快她们又搬家了,å校生活只持续äº3东ˆå·¦å³ã€

  10æœ30日,她来到南充市教育局,了解是否能重新接受义务教育。教育局工作人员说,这么大年纚„学生没有学校收。他任ºè®¥¹å»¥åŽ»è¯•è¯•èŒä¸¼Œä½†æ˜¯èŒä¸­ä¹Ÿæ²¡æœ‰ä¹‰åŠ¡æŽ¥æ”¶å¥¹ã€

  黄若依理解教育局的意思,“是当时的监护人给我造成这样的后果,就是说国家没有一定的义务去弥补。”但黄若依è得,“小时候我没有办法去思考这些问题,而且我从12岁左右,就没有人一直带我,完全昇ªå·±é•¿å¤§çš„”ã€

  离开教育局,黄若依又来到自己曾经旁吿‡çš„那所学校,想看“能否接收我这么一三¹æ®Šçš„学生”。副校长说,åè¿‡å¥¹çš„故事,感è很同情,但是她的年龄比较尴尬,很难单ç‹åˆ’出来一丕™å¸ˆæ¥æ•™ã€‚“这么大的人,来上å也会很å怀ï¼Œå­¦ç”Ÿå’Œå…¶ä»–å长都会有看法ã€

  小å无法接收,她又去职中咨èã€11æœ2日,黄若依来到四川省南充一所职中,招生老师说,没有学籍不能收,但是由于她情况特殊,叻¥åŽ»é—®é—•™è‚²å±€èƒ½å¦å‡ºç¤ºä¸€ä¸»€ä¹ˆè¯æ˜Žï¼Œè¿™æ ·ä»–们有可能会收ã€

  尽ç在朋友吴青云看来,重返校囹¶ä¸çŽ°å®žï¼Œä½†é»„若依臷±å€’向往那样“枯燥”的生活。“拥有的人不会去珍惜”,她想住在封闭式å校里靼Œåœ‰å‘¨æœ«å»¥å‡ºæ¥ï¼ŒæŒ‰æ—¶ç¡è§‰èµ·åºŠï¼Œâ€œåœ¨å­¦æ ¡é‡Œé¢ä½ é™¤äº†å习什么也不能干”。她希望臷±çš„生活能得到调整。除此之外,她è得以现在的文化程度,她只能选择工资不太高的工作ã€

  2

  小时候,黄若依并没有感受到“黑户”带来的影响。她常去的黑网吧、商场、书店不需要出示证件,躾¹çš„玩伴也都是月å¹´äººï¼Œéƒ½å°šæœªæ‹¥æœ‰èº»½è¯ã€‚“我当时没è得我和其他å子有什么不同”ã€

  2013年,17岁的黄若依在江苏打工时è要求提交躻½è¯ã€‚辗轉¾åˆ°çˆ¶äº²ï¼Œå¥¹è¿™æ‰å‘现,家里的户口本上没有自己。“纸包不住火”,对公司推脱了几æ“身份证正在办理”后,黄若依离开了那串—位,回到南充老åã€

  黄若依è事起,她父母已分居,她随母亲生活,但12岁时母亲和她失联。找不到父母,为了谋生,黄若依只能借朋友的躻½è¯åœ¨æœœ°ç§Ÿæˆ¿å’Œæ‰¾å·¥ä½œã€

  黄若依è看到刺ºå®¶äººå›¢èšï¼Œå¥¹è§‰å¾—“只有我昸€ä¸ººâ€ã€‚甚至看到恋爱的情侣,她都想到“我没有躻½è¯ï¼Œä¸èƒ½å’Œå–œæ¬¢çš„人在一起”ã€

  2019年,黄若依曾和前男友走到了谈婚è嫁的节点上。男方父母隐晦地说,“è先把户口é—解决了”,男友没有站出来维护她。他仾ˆå¿ˆ†æ‰‹äº†ã€

  因为没有躻½è¯ï¼Œå¥¹æ€»è得自己是一丝¥åŽ†ä¸æ˜Žçš„人,小时玩伴徐晴告诉记者,“她以前没有躻½è¯ï¼Œæ¡ä»¶ç‰¹åˆ«ä¸å¥½çš„黑宾é才会收她。”张宣还把å里的房间腾出来给她住过一段ã€

  她用着借来的身份证,照片上的人和她并不相像,她总解释会说,“瘦了,所以样子有变化”“化妆了”。但她还昀œæå¿ƒåŠèƒ†ï¼Œåƒè¿‡è¡—老鼠”。“å果è发现了,我也就实话实说,这不昈‘想的,我没办法。â€

  在接受中青报·丝’网采访时,黄若依的父亲黄大前说,黄若依在家排行老三,当时上户口需要交罚æ,他介¿ä¸å‡ºæ¥è¿™ä¸’±ã€‚现在他也不昭˜å¿ƒé˜»æŒ ï¼Œå˜¯è§‰å¾—,å里有些事还没有è清,这个女儿应è昽’母亲管,担心以后她母亲回来,产生纠纷。他还è,钱昸®å¥¹æ¯äº²å­˜çš„赡养费ã€

  黄若依的母亲姓名不è,黄若依说,參½å€œçŽ‹å·§â€æˆ–“王宗巧”。她昙•è¥¿å®‰åº·äººï¼Œé«˜ä¸åŽ†ã€‚根捻„若依的è法,å¥20岁时è¢å…µ¶å‡ºå闼Œæ¥åˆ°å¹¿å·žæ‰“工,遇上了当时30岁的黄大前,后来随他来到四川西充县。按照黄若依和其父亲的è法,黄若依母亲有些精神上的问题,她曾见过母亲在烟盒、旧报纸、广告页上写了密密麻麻的小字,贴满出租屋的åã€

  徐晴还è得她最后一次è到黄若依母亲的场晼šåœ¨â€œé»‘宾é”里一丝žå¸¸ç ´æ—§çš„房间,黄若依的母亲问12岁的黄若依有没有钱,黄若依给了她100元。她母亲当时似乎要退房ç开ã€

  é‚100元是黄若依在电玩城里用游戏币一点点换来的。黄若依回忆,母亲经常消失一两天、三四天,最后彻底失联了。网吧、电玩城成了她ç年的避é渀

  “她相当于是臷±å…»æ´»è‡·±â€ï¼Œå½“时读三年级的徐晴å住那丽‘吧附近,她在这里认识了黄若依。黄若依和她一样大,但却和他们不一样,“又瘦又小,精ç状态一点都不好”。她回忆,当时小区里的大人会当着黄若依的面è她像“吸毒”的人。黄若依往往就默默听着,也不反驳ã€

  徐晴说,黄若依几乎靠在电玩城里赢钱为生:用游戏币换钱,一天赚几元,或者十几元,“有钱就有饭吃,没钱就不吃”。后来网吧的阿姨看她挺可怜,让她在那里当了个小网管,一东ˆç»™å¥¹å‡ ç™¾å…ƒã€‚刘妙还åï¼Œé»„若依有时候饿了或昸´äº†ï¼Œå°±åŽ»ç™¾è´§å¤§æ¥¼ï¼Œè免费的水,或者吃一些免费品尝的东西ã€

  黄若依è,和母亲在南充顺庆生活的5年中,他价®ä¸å隔两东ˆå°±èæã€‚她从来没上过å,但昼Œå¦ˆå会把她打找—跟普通的小朋友一样,周一到周五è她背丹¦åŒ…出去,里面装个札å’Œç¬”,别人放学的时候才能回家。这种生活至少持绺†ä¸¤å¹´ã€

  她背着书包在城市里游荡,最常去的是五星花园附近的商场、肯德基、德克士,在那里参加小朋友的活动,赢礼品,也在那里看电è。张宣è,她对这丟Žå¸‚了如指掌,“我仲¡åŽ»è¿‡çš„地方,她全都去过”。黄若依回忆,她有时候会找一为ºå°‘的地下通道,坐在台阶上拿着书看。路人问她“为什么不去上学?”,她往往默不作答ã€

  吴青云是黄若ä¾18岁左右在动漫展è上è识的朋友,刚见她时,吴青云è得,“从来没见过这么瘦的女å”ã€

  她会攒钱买一套动漜è£…,穿到动漫展è上去。è色扮演成了黄若依后来最大的兴趣。“你扼”着臷±å–œæ的è色,会有刺ºä¹Ÿå–œæ¬¢è¿™ä¸è‰²ï¼Œåƒ½ä¼šä»¥è¿™ç方式来博得一种关泼Œå°±æ„Ÿè§‰ä½ å°±ä¼šæœ‰æœ‹å‹äº†ã€‚â€

  3

  刘å昻„若依十几岁时的玩伴,最初听她è起身份证的事,è得“办躻½è¯ä¸æ˜¾ˆç®€å•å—?”“å于我仿™ç§æœ‰èº»½è¯çš„人来说,怎么会è得这丸–界上还有没有躻½è¯çš„人呢?”ã€

  根据2010å¹´çå…全国人口晟¥çš„数捼Œæˆ‘国“黑户”有1300万人左右,占总人å1%ã€

  2015年,国务院办兎…印发《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è户口é—的意见》,这份意è提到,“çæ­¢è立不符合户口登è规定的任何前罝¡ä»¶â€ã€

  很å“黑户”在这份意è指å下成功落户。但黄若依并没有因æ走出死循玀

  在å庒Œæœ‰å…³éƒ¨é—¨ä¸¤è¾¹ï¼Œé»„若依一直徘徊等待了7年,直到把这件事“闹大”,见è报çã€2020å¹9æœ22日,在èæŠ5天后,若依拿到了臷±çš„临时身份证。父亲å终没有配合ã€

  徐晴说,抛开家庭çŽä¸è°ˆï¼Œå果能有一丈·å£ï¼Œé»„若依这些年至少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一段稳定的爱情ã€

  尽ç黄若依比张å要小,但张å记忆丼Œé»„若依一直是一丼ºåŠ¿çš„大å姐,会带着他玩,教他道理。吴青云也è,她很è义气、果於Œæœ‰æ—¶å€™è¿˜ç‰¹åˆ«å›ºæ‰§ï¼Œè死理,è准了什么事情就必须要执行ã€

  而在徐晴的眼里,这是她的一种“伪装”。她很少把那些难过的事跟朋友说。“明明其实我感è她挺难过的,却一定è跟我说没事。”徐晴èã€

  张å也回忆起她柔轒Œè„†å¼±çš„一靼Œé‚£æ˜¯2009年,她看到黄若依在网吧里,总是怀抱着一友—不放手ã€

  黄若依èï¼12岁时,她在网吧玩QQ炈žï¼Œåœ¨æ¸¸æˆé‡Œé¢åŠ äº†ä¸€ä¸¥½å‹ï¼Œè®¤äº†é‚£ä¸ªå¥½å‹åšå“¥å“¥ã€‚有天,她发现他偷了她游戏里的物品,觉得这个人没有真的把臷±å½“å妹。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处å,“没有谁能那么在乎你。我妈也不ç我,我爸爸和姐å那个时候不知道在哪儿。â€

  上户口的时候,她下决心要用一丅¨æ–°çš„名字。“别人都说,名字æ˜çˆ¶æ¯å–才行,父母昈±å­©å­çš„,会精心为孩子取下名字,但昈‘没è得他ä»çˆ±æˆ‘,所以我想给臷±å–个好听的名字。”å今叫黄若依的那个女å儿èã€

  黄若依è得,24岁拿到户口,还不算太晚。“就像很多大学生毕业的时候,昻–仺ºç”ŸçœŸæ­£åˆšå¼€å§‹çš„时候。那现在我去做任何事,去学习,去考驾照,都还不算晚。â€

  (除黄若依、黄大前外,文中受è对象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陈å
责任编辑:郭玉洁
加载更å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