丛½é’å¹´ç½

冰点

首页 >> æ–‡å­—列表 >> æ­£æ–‡

抑郁症患者的一百个痛苦时刻

发ç时间ï¼2020-12-18 11:27:20 æ¥æºï¼ ä¸›½é’年报å户ç

摄影师张楠拍摄的抑郁症患者照片ã€

  丝’æŠ¥Â·ä¸­é’ç½‘è§ä¹ è®°è€ å¼ è‰

  有人对着蛋糕流泪;有人在芕¾èˆžæ•™å®¤ç‹¬è‡µ·èˆžã€‚有人和车祸后的母亲相å凝è;也有人没有什么表情,说,“嘴角老弯,心会很紀ã€

  这些瞗´è¢å½•äº†ä¸‹æ¥ï¼Œæ”¶å½•åœ¨æ‘„影师张楠专为抑郁症患者拍摄的一系列照片里ã€

  照片记录了抑郁症患者表现出的各种各样情绀‚张楠把作品起名为《皱起的雾》——他说,起这丐å­—,昛 ä¸ºæƒ…ç»é›¾æ°”一舼Œèƒ½æ„Ÿå—到它,却又抓不到ã€

  拍摄的想法起源于2017å¹´å天。“想了好久,一直想做的一件事,就明»æ‹ä¸€äº›æŠ‘郁症的朋友,虽然知道你们不愿意面对镜头,类似的情况我常常也会感同躏—。希望以你的故事,我仸€èµ·åˆ›ä½œç…§ç‰‡ã€‚†那时起,他把这æ话在为ºå¾šæ°¸ä¹…罡¶ã€

  张æ也曾得过抑郁症,对他而言,拍摄是一场“自救”。他通常带着一丙½è‰²çš„小相机,或者只昸€éƒ¨æ‰‹æœºï¼Œæ„Ÿåˆ°å¯¹æ–¹ç´§å¼ æ—¶ï¼Œä»–会拿出一台éŸ³ç,舒缓的轻音乐流淌出来。他和拍摄å象交流时,只剩下音ç、故事和情绪ã€

  照片记录着这些真实存在着的感受:臍‘、è诧£ã€è施加的期待…â€

  到今å¹11月,他已经列äº500多名拍摄对象,拍摄的æœ100人左右。照片中的人物是患上抑郁症的年轻人,他们释放臷±çš„情综Œæ¸´æœ›è®©æ›´å¤šäººçœ‹åˆ°è¿™ç情绪的存在ã€

ã€€ã€€å¤ æŽ

  给抑郁症患者拍照片,并不是叜‰æŒ‰ä¸‹å¿—¨é‚£ä¹ˆç®€å•ã€‚è面前,张楠和拍摄对象会在徿¡ä¸Šäº¤æµï¼Œå¯¹æ–¹ä»‹ç»è‡·±çš„经历后,他仸€èµ·å•†é‡ï¼Œç”¨æ€Žæ ·çš„道具或动作具象地呈现那些缥缈的情绪。有时会用到一叱¼ç¼¸ï¼Œå‡ åªæ‰‹å,一些玩偶,有时并没有è计好的道具,变¯åœ¨é¢å¯¹é¢è®²è¿°æ•…事时,记录下å方脸上自然流露的表情,或躸Šçš„伤疤ã€

  王莉莉是张æ的拍摄å象之一,她在两年前硯ŠæŠ‘郁症。“自制力像脑子里的一丼€å…³ï¼Œæˆ‘的开关已经坏了。”她如æå½¢å臷±ä¸¤å¹´æ¥çš„感受。她会在上è的时候突然哭出来,有时疯狂地用头撞å,只要还在能够忍耐的范围内,她就感受不到疼痛。感知è关闭了,不开心è放大了。在因重度抑郁症休å的半年里,她要么在å里躺着,è么坐在马跾¹ã€

  拍摄照片时,张æ使用了一张床——在现实生活严¹å¸¸å¸¸é’»è¿›çš„那张床下,躺在冰凉的地板上,盯着床板发呆ã€

  失控感同样出现在罗灵躸Šã€‚她一度è为自己是非常乐è的人,不明白抑郁症怎么会找上门。去年的一次工作受挐Žï¼Œå¥¹å°±é™·å…¥æ·±æ·±çš„臈‘怀疑中。一踏进办公室,她眼泰±è¦æŽ‰ä¸‹æ¥ã€‚工作群里有事提到她,她会先抹一把眼泼Œå†ç¼“缓打字。事情å理不好,她焦虑到手脚发麻,喘不上气。到了晚上,她必须服用加倍剂量的褻‘素,常常在凌晨四五点钟才进入睡眠ã€

  即便入睡了,她仍然感到不安。她总是做梦,梦境è暴力、è腥和鬼怚„元素围绕着。在张æ给她拍摄的照片里,她背靠着一面挂满毛绒娃娃的墙,似乎èºä¸€ä¸¤©çœŸè€Œç¼¤çº·çš„美梦之中。不过这些作为道具的娃娃,在拍摄结束后,就è退还给了店家ã€

  吴洁形å那ç感è,整为ºåƒè禁锢住了,完全没有动力去做事。每天躺在床上,不想睡è,不想动,“好像机器人没有电了”ã€

  她最亲近的朋友都不在躾¹ã€‚她害怕一为ºåƒé¥­ï¼›å怕走在路上,合°åˆººçš„窃窃ç诼Œæ‹…心臷±å‡ºä¸‘;一为ºçš„时候,有人看她一眼都会è她感到å怕。她觉得臷±â€œæ´»å¾—很小心”ã€

  这些感èå¼ æ并不陌生。他昜¨é«˜ä¸­å¤è期间得知臷±æ‚£ä¸ŠæŠ‘郁症的,å习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,直到服荰ƒèŠ‚后他才慢慢好转。ç二æ复发在æ汉,大å毕业后,他和两个朋友在æ汉郊区合开了一间摄影工作å。很多时候朋友不在身边,他一为ºä½åœ¨ä¸¤ä¸‰ç™¾å¹³æ–¹ç±³çš„工作å里,他感到å狼Œå·¥ä½œä¹Ÿæ²¡æœ‰è¾¾åˆ°é期,一切都失去了意义ã€

  “当你意识到忹çš„那一刻,就是它开始消逝的时候。”在他看来,很å人å抑郁症的晁çœ‹æ³•æ˜¼ŒæŠ‘郁无非昺ºå¯¹äºŽç”Ÿæ´»æ„Ÿåˆ°å¤±æœ›å’Œæ‚²ä¼¤ï¼Œå°±åƒæ˜”Ÿæ´»ä¸­çš„一些不顺心的小事,比å:工作压力逼退发际线,烃ˆåŽçš„爱情举æ维艰……但事实上,抑郁症是即使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,你依然叻¥æ„Ÿè到这种悲伤。就像身处漩涡,袷¨å¤§çš„阴影笼罩ã€

  晀šäºº

  在张楠的照片里,王莉莉戴着一顶圆锥形的蓝色纸帽,穿着蓝色T恤,盘腿坐在床上。一口±ç€å¥¶æ²¹èŠ±æœµçš„鹅黄色蛋糕搜¨å¥¹çš„膝盖上ã€

  蛋糕昼 æ¥ ç‰¹æ„é€‰å–的道具。“我觉得你很需要è一些东西温暖,蛋糕很适合。”听完张楠的这句话,王莉莉就哺†ã€22岁的她,叜¨10岁和20岁生日吃过两次蛋糕,她è,父母平时不会è得她的生日ã€

  王莉莉è,她从小在爷爷奶奶å和姥姥姥爷åè½µå±…住,上了小学才真æ和爸妈住在一起,但无论在哸ªçŽé‡Œï¼Œå¥¹éƒ½æ²¡æœ‰çœŸæ袖¼çˆ±è¿‡ã€

  因为臷±çš„身材稍胖,她自卑很久。她学美朐Žï¼Œé€æ¸æ‘†è„±äº†ä»¥ç˜¦ä¸ºç¾Žçš„思想束缚。大学期间,她当过人体模特,拍了一些尺度较大的照片,但网络上出现的都是对这七–女å的嘲笑与谩骂,同学的指指点点也è她透不过气。有人把她的徿¡å·æ›å…‰ï¼Œè®¸å人都来加她谩骂ã€

  在一次给辅å员的请假条上,她交代了自己因抑郁症è去做心理咨è。令她绝望的昼Œä¸ä¹…后的一次全系同学参加的会上,辅导员点名请她介绍什么是抑郁症。她记得,自己恍惚地站起来,却一中—也è不出口,參½é»˜é»˜æµæ³ªã€

  在她的印象里,å妈è过最多的话就昸Œæœ›å¥¹å‡è‚¥ã€‚“我闿‡å¥¹ï¼Œä½ è得我什么样子才算漂亼Ÿå¥¹å›žç­”,最起码得瘦丛›äº”十斤。我减肥昻¡è¶³ä½ çš„虚荣心吗?她è,å。â€

  她不停地坦白过往,是相信了心理医生的建è。å方告诉她,“你心里憋的事情å¤äº†ï¼Œé‚£äº›é—£ä¸æçš„事情,你è把它仸€ä»¶ä»¶é‡å地è,可能你一遍遍哼Œå“®Œä¹‹åŽå°±ä¼šè§‰å¾—事情好像慢慢淡掉了,你可能就慢慢好起来了。â€

  很å时候,抑郁症患者一遍遍地剖析自己的人生,试图从三¾åˆ°é€ æˆé—的答案。这些人,往往会把一切问题的原因揽到臷±èº¸Šã€

  狇ªåœ¨æ­å·žæ‰“拼的罗灵,没有扛住今年春天,似乎所有的厄运都一起涌来了。工作受挼›ç”·å‹å’Œå¥¹åˆ†æ‰‹ï¼›å¥¹ä¸æƒ³è®©å妈再沉迷麻将,母女冲突升级,几乎要断绝关系;臷±å…»çš„一叙½ç™½èƒ–胖的英短猹Ÿç”Ÿç—…了ã€

  她在今年4月初袡®è¯Šä¸ºæŠ‘郁症和焦虑症。在她眼里,这些似乎都是因为臷±èƒ½åŠ›ä¸å,负能量å¤ï¼Œæ²¡æœ‰ç†è§£ç»åŽ†è¿‡å®¶æš´ã€ç异的妈å一为ºç”Ÿæ´»çš„éš¾ã€

  今年8æœ18日,她亲臰†å…»äº†å¿3年的猀åŽ»å®‰ä¹æ­»ï¼Œè¿™æ˜¯åŽ‹åž®å¥¹çš„最后一根稻草。半年来,她辗转在不同医院给小猫看病,已经花去了典ƒä¸‡å…ƒï¼Œä½†æƒ…况没有好转,猫在治疗中越来越虚弱,最后瘦得皮包é头ã€

  她一直在想,臷±å¦‚果再带它å治一段时间,结果会不会有所不同。直到心理医生告诉罗灵,你不昕‘世主,你变¯ä¸œ€è¦è关心的普通人ã€

  一些人认为,“生活挫折”会导致抑郁症,抑郁症患者也袯„价“脆弱”。这在中山大学附属ç三医院精神心理ç医生吴ç华看来是不准硚„,她在一篇有关抑郁症的ç晖‡ç« ä¸­è§£é‡Šï¼šâ€œæŒ«æŠ˜â€æ›´å¤šæ˜¯ä½œä¸ºç–¾ç—…的“扳机点”,诱发”åç±³è骨牌效应”,临床上接触的抑郁症患者很多是无故出现的ã€

  盉åŒ»å界普遍看法是,抑郁症有很多可能的病因,包拁—传基因易感性因素(多基因遗传疾病)、脑的器质性和功能性变化、体内生化系统(例å激素、ç经递质等)的不平衡、生活压力事件、性格缺陷、药物以及药物滥用问题等。通常这些因素业„部分或全部共同作用å致了抑郁症ã€

  “我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什么确切的原因,我想很大一部分昇ªå·±çš„性格é—。”在吴洁臈‘认知丼Œä¸Šå¤§å­¦å‰ï¼Œè‡ªå·±å¼€æœ—å向,后来突然发现很抗拒和刺ºç¤¾äº¤ï¼ŒæŠ—拒的同时又特刃³è¦æœ‰äººæ¥äº†è§£æˆ‘,“念大å以后,一切好像都不å了。â€

  最近,吴洁感è臷±çš„病情加重了。国庆过去一东ˆåŽï¼Œå¥¹ç一次给妈å打了电话。电话一接通,她就会假装开心的诰”说,这æ时间挺好。“不然他什»é—®æˆ‘为什么状态又不好了,要我给一与Ÿå› ï¼Œä½†æˆ‘真的没有原因。不知道该怎么跟他ä»ï¼Œå¥½åƒä¸€å®šè一丯æ¯æ˜Žè‡ªå·±ã€‚”她觉得很累ã€

ã€€ã€€ä» ä»

  对于一上‘郁症患者来说,会有很å因素让他ä»å¾—“很紀ã€

  罗灵后来捺†ä»½å·¥ä½œï¼Œå¥¹æ²¡æœ‰é€éœ²è‡·±æœ‰è½»åº¦æŠ‘郁症。在平时,她能å克服臷±æƒ³å¾…在å的想法。状态不好的时候,一为ºåœ¨å…¬å¸ä¸è®²è¯ï¼Œä½†ä¸ä¼šæŠ—拒或排斥别人。她没有把患上轻度抑郁症的事儿告诉é导,“他仸ä¼šç†è§£ï¼Œä¹Ÿä¸åƒ½ä¸“门派一丽»æ¾çš„活儿,而是宁愿重新招一为ºã€‚â€

  在å校,抑郁症也有了新变化。王莉莉发现,抑郁症似乎成了“流行”,一些同学è得抑郁症很“酷”,“假装”自己有抑郁症,好像代表臷±â€œæœ‰æ•…事”。他仹¶æ²¡æœ‰åˆ†æ¸…抑郁情绪和抑郁症的区刀‚“我非常讨厌。我臷±ç»åŽ†è¿‡è¿™ä¸º‹æƒ…,就像一叙«å­ä»Žå¤§è„‘里钻出来,我知道这是多么难受。”王莉莉说,状态不好的时候,她不会跟朋友讲话,不想影响他仚„情绪,可她控制不住,她非常需要有一为ºèƒ½å陥¹è¯´è¯ï¼Œéšä¾¿èŠä»€ä¹ˆéƒ½è¡Œã€

  即便最亲近的å人有时也无法理解。一次吵架时,王莉莉忍不住扇臷±å·´æŽŒï¼Œå妈怎么劝都停不下来,扇了快半小时,直到脸肿。那时å妈才意识到,女儿病了ã€

  在æ之前,她总是遈°å¦ˆå的责骂。“他仸ä¼šé—®ä½ æ€Žä¹ˆäº†ï¼Œå¼šè¯´ä½ åˆçŠ¯æ­»ç›¸äº†ã€‚”每天进家门前,她都要把情绪调动起来,高声地喊,“我回来了。”她在å里几乎没有隐私,去医院看病,要先从爸妈的房间偷出臷±çš„身份证ã€

  爸å每周给她50元的生活费,这个数字从高丈°å¤§å一直没有变过。她兼职做摄影师,赚钱给臷±ä¹°è¡£æœã€ä¹°ç”»å…·ã€‚她没有多余的钱买药了ã€

  贩·æŠŠå¾ˆå¤šäººæ‹¦åœ¨åŒ»ç–—玊‚之å。有人è,自己舍不得吃药ï¼30天的荈†æˆ60天吃,躺在床上疯狂地想怎么分配ã€

  发病后的代价漕¿è€Œè‰°è¾›ã€‚抑郁症单æ病程持续时长6-15东ˆï¼ŒæŠ‘郁发作的平均病程ä¸16呼Œæ²»ç–—后痊愈平均需要时é—20周。罗灵的重度抑郁症朋友在杷žæ²¡æœ‰ç¤¾ä¿ï¼Œæ‰€æœ‰è´¹ç”¨éƒ½æ˜‡ªè´¹ã€‚他除了吃中荒Œè¥¿è¯å¤–,还会配合跑æ控制。他说,“工作是为了钱,工作已经这么紺†ï¼Œå†åŽ»çœ‹ç—…钱也没了。â€

  在抑郁症的治疗中,抗抑郁荃½æœ‰æ•ˆè§£é™¤æŠ‘郁心å及伴随的焦虑、紧张和躽“症状。有数据称,草©æœ‰æ•ˆçŽ‡çº¦ä¸60%-80%。吴洁一东ˆåœ¨è¯ç‰©ä¸ŠèŠ500多元,她所在的大å校医院里没有这ç荼Œåƒ½åŽ»æ ¡å¤–医院开ã€

  张æ笸€æ¬¡å› æŠ‘郁症服荊±çš„是臷±çš„零花钱,每晚写作业的时候,瞒着家人偷偷吃药,完全靠臷±è°ƒèŠ‚过来。ç二æ他干脆放弃服荼Œä»–不想治好了。直到后来å出拍摄的工作变å,带动他社交,接触的人å了,才慢慢好轿‡æ¥ã€

  负责倾听和疗愈的心理咨è效果因人而异。大一下å期开始,吴洁几乎每个礼拜都会去å校的心理咨è室,一开始是且·è€å¸ˆï¼Œä»–总是记不住吴洁和他è过的一些事情。è她感觉没有è重è。后来换了一丒¨è¯¢è€å¸ˆï¼Œå¸¦ç»™å¥¹å¥¶å¥¶èˆº²åˆ‡çš„æ„Ÿè,她会捏着吴洁的手说话。“可即便昝¢å¯¹è¿™æ ·çš„老师,到了后面还æ˜å¾—像上一堂必须è去的课,说è臷±æ€Žä¹ˆäº†ï¼Œä½†å°±æ˜§£å†³ä¸æŽ‰ã€‚”吴洁èã€

ã€€ã€€è· ç¦

  找到张æ的拍摄者中,最大的30岁,最小的14岁。大部分找他的抑郁症患者都æ˜90后,很å人还æ˜ç”Ÿï¼Œæ²¡æœ‰å·¥ä½œï¼Œæ²¡æœ‰ç»æµŽç‹¬ç«‹ï¼Œä¹Ÿä¸æŠŠæ‚£ç—…的事告诉父母。还有一些å庝¡ä»¶ä¸æ˜¾ˆå¥½çš„孩子,就算告诉父母也没有用。在一些小城镇里,父母不懂什么叫抑郁症——有人è,当地都没有心理医生ã€

  世界協Ÿç»„织也曾提出1/4的中国大学生承è有过抑郁症状。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理ç主任王艺明也曾在一次è坛上表示,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正在逐年攀升。大学生抑郁症的表现形式在非专业人士眼里,与思想品德、个性、人格问题相混淆,å专ç医生来è,这些症状恰恰是青少年抑郁症的特异性表现。他提出,在高校内建立大学生抑郁症筛查机制十分必要。è改变社会对患抑郁症大学生的偏见,打消学生的“病耻感”,让患病å生摆脱既不愿意告诉别人,臷±çŠ¶æ€åˆè¶Šæ¥è¶Šä¸å¥½çš„情况ã€

  2019年,北京大å笅­åŒ»é™¢é»„悦勤教授等在《柳叶刀》发表的丛½ç²¾ç協Ÿè°ƒæŸ¥ï¼ˆCMHS)的患病率数捘¾ç¤ºï¼Œåœ¨ä¸­å›½ï¼ŒæŠ‘郁症的终身患病率为6.9%ï¼12东ˆæ‚£ç—…率为3.6%。根捿™ä¸•°æ¼°ç®—,盉ä¸›½æœ‰è¶…è¿9500万的抑郁症患者ã€

  张æ能å感受到,联系他的人每天å则三四十丼Œå°‘则十几丼Œä½†åœ¨æ—¥å¸¸ç”Ÿæ´»ä¸¼Œç¤¾äº¤å¹³å°ä¸Šï¼Œä»–们又常常戴上一剝¢å…·ï¼Œä¼æˆæ常的样子。甚至出现了“微笑抑郁”这种非典型的抑郁表现形式,他们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很开心,但在徬‘和乐观的背后,却充满了无价值、残缺和绝望感ã€

  面具之下,我仒Œèº¾¹æŠ‘郁症患者的距ç究竟有å远?

  罗灵尝试描述这ç距ç。从一上‘郁症患者的角度看,最亲密的朋友会去理解你,陌生人知道臷±çš„抑郁症也无所谓。她最不想袺«è¾¹å…³ç³»ä¸€èˆš„人知道,他们不会试着理解你,而那些è论会一直萦绕在耳边:“你干吗想那么唓没必蔓会臝€å—”“你的事情解决了就好了”。但不是所有事情都叻¥è¢§£å†³çš„,也不是所有“想å¤â€éƒ½æ˜¯ä»¥è控制的。罗灵è为自己的情绪,还袽“成小孩子的无理取闹,没有袽“作一种疾病加以重视,同龄人都不理解,更别说è父母理解臷±äº†ã€

  他们常常感到孤独,即便和最亲密的人接触,他仹Ÿæ•æ„Ÿåœ°ä¿æŒç€å¾çš„距离。张楠依然打心底觉得,没有一为ºæ„¿æ„åŽ»æŽ¥å—那种负能量,也没有义务接受你的压力。他不愿意把臷±è´Ÿé¢æƒ…绪带给刺ºã€‚他说,“我极度渴求拥抱,又在拥抱穿过崇山峻岵¶æ¥çš„时候临阵脱逃。â€

  张æ知道,父母很爱他,也会给他很多生活上的帮助,但在抑郁症方靼Œä»–们完全不懂,自己也很少说。他把有关《皱起的雾》的报道给å妈看,å妈回复他,å去做一些能帊©åˆ°ç¤¾ä¼šçš„事情ã€

  有时失控,王莉莉会疯狂地推开安慰臷±çš„朋友,一直反驳他仚„观点,重复到对方生气,她意识到,这是非常不好的状态ã€

  面具背后的抑郁症患者小心翼翼地凑到一起,惺惺相惜。当罗灵在朋友圈询问杷žå“‡Œæœ‰æ¯”较好的心理咨询时,一些朋友找她ç聊,询问她的状况,原来他仃½åœ¨è同一种疾病困扰。得抑郁症之后,她è得自己的同理心更强了,“可能因为自己经历过低谷,更容易理解刺ºçš„感受。â€

  她们最渴望理解和倾听,甚至创造社交机会“自救”。王莉莉发明了一种网友间的信任游戏,以物换物。她会给相识不久的网友寄去è为å方会喜æ的物品,作为交换她收到书、糖果、明信片、围巾、胶片相机等,这些东西è她感到温暖和惊喜ã€

  吴洁喜æ在一丌¿åæé—½¯ä»¶é‡Œå›žå对方的问题,有人提问臷±å¤•æ„Ÿæ€Žä¹ˆåŠžï¼Ÿå¥¹å›žå¤é“,我懂你的感受,多去吸€åˆ«äººå¿ƒé‡Œçš„你,大胆闇ºæ¥ï¼Œä¼šå˜å¥½çš„ã€

  大å看到的吴洁是臿¡ï¼Œæœ‰ä¸€§çš„。实际上,吴洁总è得自己不够好,所有方面都停留在一丙®æ™€šé€šçš„层面,内心的完美主义让她感到臍‘ã€

  他们通过各ç方式寻找臷±æƒ…绪的出口。比如画画,王莉莉用条纹或点点的形状在纸上描摹出臷±çš„形象,叿™ä¸½¢è±¡æ˜¯æ¨¡ç³Šçš„,她å怜°å‘现,自己每天长得都不太一样,没有一东€å®Œç¾Žçš„状态。她常常跑æ,一跑就æ˜5兇Œï¼Œä¸æ˜¸ºäº†å‡è‚¥ï¼Œè€Œæ˜¯è§£åŽ‹ï¼Œæœ€å¿20分钟,最æ…40分钟,跑完甚至会拉着妈å在å里蹦蹦跳跳。她还喜欢在天台看日落,秋天踩在枻„的梧桐叶上,一踩一声脆响ã€

  罗灵买过一张数字油画,上面印着两只粉色灃ˆé¸Ÿï¼Œæ¯å¤©ä¸‹ç­åŽï¼Œå¥¹éƒ½è¦èŠ±ä¸‰å››ä¸°æ—¶æ¶‚涂画画。后来,她尝试和朋友一起喝酒,暂时把情绸¢æŽ‰ã€‚最有效的药方出现在上个月,她恋爱了,å方是一七½å¤Ÿç†è§£å¥¹çš„人,她坦言,自己的状态已经越来越好了ã€

  罗灵和å妈的和解从一条短信开始。她在心理医生的建è下,给å妈发了一段话:“å妈,我今天去看心理医生了,诊文ºæˆ‘有抑郁症和焦躁症,參½æ˜§¯åŽ‹äº†å¤çš„压力和情绪真的无法爆发,最后生病了吧。我从没和你说过我的难å,是不想给你带来夤§çš„负担和担心。你去做你爱做的事情吧,健康安全摆在笸€ï¼Œæˆ‘也尝试着理解你的爱好,去感受你的开心。晚安å妈。â€

  隔了一天,她收到å妈的电话,那头是一句快速而生硚„方言,“左手指甲、右手指甲、头发,剻™æˆ‘寄给我。快点,明天,听到没有?挂了。”不知道妈å易ªé‡Œå¾—来的偏方,只春¹å®ŒåŽï¼Œåˆä¸€ä¸ººè·‘去協Ÿé—´å“­äº†ã€

  《皱起的雾》也昼 æ¥ çš„情绪出口。他曾把收录照片的文件夹命名为“抑郁和我”,不过他è,现在我已经学会和它仛¸å¤„了,通过情绪发展出来了自己的优点和缺点,如果变¯ç®€å•å°†å®ƒä»¬â€œæ¶ˆç€ï¼Œé‚£ä¹ˆä¸Žä¹‹ç›¸å应的优点和缺点会一并消失,当我仈ä¸ºä¸€ä¸‰€è°“的“健全人”的时候,也就昸ªå®Œå…¨æ²¡æœ‰ä»»ä½•ç‰¹ç‚¹çš„人了ã€

  故事还在继续发生着、è录着。前几天,王莉莉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的一张毕业照,照片中的她笑靥如花。不过å妈评论了一句,“再瘦一点就更好看了。â€

  (文与‹èŽ‰èŽ‰ã€ç½—灵、吴洁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陈å
责任编辑:张è‰
加载更å新闻